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翻译】【肖根】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 (二)

秋乙一:

《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assiduous fear to cherish》

(Bob Hicok - Other Lives and Dimensions and Finally a Love Poem)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见第一节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19752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M

特殊题材警告: 

Notes:先有Samaritan,再有TM。

电梯间:(一)(二)(三)

---

之后的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Root一直看着她,而她看向别处。两人间除了沉默什么都没有,而她们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祝你好运。”Shaw说,未尽的话让她觉得将要窒息。

--

她想说她并未注意到Root的缺席,她未曾思念过她,部署任务时桌上空缺的位置也并不明显。她想说她完全注意不到这样的事,但这明显是一个谎言。

“他们在摧毁Samantha的摄像头,”Shaw在文件下发的间歇中开口,“Samaritan虽然能在其他数据里做出相应处理,但叛乱份子在系统地摧毁它的眼睛。”

(她的眼睛,Root会这样说。然后她会因打断队长发言而被斥责。)

房间角落那个抱着一堆数据文件的宅男举起了手,还用力抽了抽鼻子。

“Lopez还有更多信息。”Shaw点头示意他站起来,然后坐下。

他自己点了点头,紧张地看了看写在纸上的发言稿,咽咽喉咙后才站起来。

“噢,没错,”Lopez说话的样子就像在做即兴演说一样,“谢谢队长。”他停顿了一会儿,“叛乱份子在全国范围地摧毁摄像头。在南方我们已有许多机构在阻止他们,同时——”他不安地吞了口唾沫,“成功击杀了一些试图摧毁Samaritan眼睛的kong-bu 分子。但现在他们又在做同样的事,情报显示他们将会在这周后期做出第三次尝试。”

Lopez又解释了几分钟,递出一份地图、表格和一些这屋里大部分军官都不太明白的技术细节。说完后,他又自顾自地点点头,紧张地转头来看她,敬了个十分尴尬的军礼。

“是这样,谢谢Lopez的发言,”Shaw挥手示意他把手放下,“我们会在目标街道的不同位置蹲守,一些是狙击手的位置,一些会便衣巡查。”她把一堆文件推到桌子中央,“位置分布在文件里,你们有三天准备时间。”

--

她穿着便衣,向市政厅的中心摄像区走去。穿着牛仔裤出任务太过奇怪,她已有一年没有做过类似的任务,这将她推回了那种肾上腺素奔涌的日子——需要辨认的不仅仅是目标,观察、奔跑、躲闪、射击。

她低下头,打开公共频道下达命令,“报告位置。”

“阿尔法塞拉一号就位。”

“阿尔法塞拉二号就位。”

队员一个接一个地报告。等所有狙击手和便衣特工都已就位,她默数五秒后下达了行动开始命令。

巡查开始后不到五分钟,就有两名乱党被发现而后迅速带离现场。每一个暴露的叛乱份子都会需要一名便衣特工去清理现场,而随着队员的减少,她越发地觉得芒刺在背。

尽管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带来任何的骚动,但Shaw清楚地明白他们大约明白自己的人在被一个个清除,他们也一定有自己的通讯频道,虽然这些日子以来这频道变得越来越安静难寻。

一个小时后已不在有人接近市政厅,一切都变得安静了许多,直到——

“阿尔法狐步七号请求支援。”是便衣特工中的一名。Shaw坐在市政厅对面的长椅上,从报纸中抬头,尽可能平静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我暴露了,位置在图书馆北方,四个乱党在从三点钟方向朝我接近。”

那地方在这条街末尾还要向左的位置,离她太远,即便跑过去也来不及。而且她也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她知道一定会有人会去破坏她正前方的那个摄像头。

三十秒都没有人回应,她对耳麦嘶吼的声音比她打算的大了不少。她没打算按程序先表明身份便直接下令,“给我派几个狐步队员过去,我还需要至少一个塞拉队员转为监视那个方向。”

她立刻便得到了回答——“阿尔法狐步三号,行动中。”那是Martine,这代表七号不会有事了。但她依然紧紧抓着报纸,也无法尽快平复呼吸。他不会有事的,Shaw不接受在任务中失去任何队员。

“阿尔法塞拉五号,”他的呼吸十分急促但声音依然清晰,“改变监视区域至图书馆——”

她没听见接下来的话,因为她认出了站在前面的那个人是谁。高个子、白衬衫、黑西装。她在一张模糊的监控照片里见过他,里面还有一只狗,和Harold Finch。

她静静地等着。

他走到了正前方,在市政厅门口不经意地晃悠,他右边便是灯柱,上面是摄像头。

她继续等着。

在他把一个圆形的装置放置在灯杆上时,她丢下报纸,缓步朝街对面靠近。这时间足够她看见灯柱上的摄像头指示灯闪了几次后便熄灭,也足够她对耳麦吼出了命令,“这里是阿尔法查理一号,立刻来个人回收市政厅灯杆上的装置。”

对面的男人回过头,对她笑了笑,然后走进建筑右边的小巷。

他很快,但她更快。她看见他向着腰带处伸手,但她已经拿出了她的手枪,“站住,否则我要开枪了。”她接着便开了枪,前两枪被他躲过,但第三枪成功射入了他的肩膀。

他左拐进了另一条巷子,等她跟过去时那里已没有人影。

但这里有一扇打开的门,所以她并不认为游戏已经结束。

她举枪缓步接近,一脚踢开门进入仓库内。那个乱党子就在门边,举枪的姿势同她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看起来是在等她。

“Sameen Shaw。”他笑了,白色的衬衫上有点点血迹。

“John Reese,”她对他的肩膀点点头,那里的红色在渐渐扩散,“可惜了。”

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这笑容看起来无比真诚,连耸肩这样无疑会带来疼痛的姿势也没有消减他的笑。“这对我来说并不新鲜,”他说,“我想你也一样。”

她没有回答,他们的这场遭遇战很快便会结束,几句对话也无法消弭那颗会送向他脑门的子弹。公共频道里,队员在询问她的位置。

“等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Reese向门后示意,淡定的样子就像时间早已静止,世界在门外静静等候,“你认为他们会支持谁呢?”

在不久之前,这个答案无比明确,市民还会帮助他们追捕kong-bu 分子。现在却早无那时的界限分明,Greer在逐渐失去对世界的掌控。

(那个桎梏她的拳头松开了,她重重下坠,落在手术台上,就像她从未离开过一样。)

“Samaritan在确保他们的安全,”她说,这或许是Greer会说的话(她不确定Root会怎么回答),“他们会明白的,他们会明白TM在——”

“在从Samaritan那里保护他们。”Reese微微偏头,这让她想起了Root,她在厚脸皮接近她时便是这幅模样。她前进一步,微微抬枪。“Shaw,他没把Samaritan的真相告诉你。”他的语气像是她的老友,熟悉得一点儿也不真实,“他有告诉你修正计划吗?有告诉过你——”

她开了枪,但她的手在发抖,子弹射入了他头边的柱子。Reese偏头盯着弹孔看了一会儿,回头冲她微笑。他足够明白这之后的暗示——她下一次扣下扳机时,子弹的目标会是他的头。

她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失衡。她的脚拒绝迈步,同时耳机里的人已问了不下一百次她的位置。她打开连线汇报了位置,命令他们停止恐慌。

(但她的呼吸依然跟不上心跳的节奏。)

--

“任务怎么样?”Root在电话里问。

她讨厌在电话里谈事,但屏幕上显示了Root的名字,而Shaw无法忽略这个来电,“还好。”

“你听起来不怎么好。”Root那头沉默了下来,她就像就住在电话里一样,远离了所有危险,比如她眼前的善后工作。Shaw看着她的一个士兵被从街上抬起,撞进一个运尸袋中。这刺得她畏缩了一下。

“Shaw。”

“好吧,我不好。”她就应该忽略这个来电。

电话那头有吐气的声音。即便Root口中的这点空气不会越过信号和电缆到达她的身边,她依然觉得轻松了一点儿。

“我没有理会公共频道而去追踪某个人,然后有人死了,Parker死了。”她看着她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坐进运输车里,她一个接一个地点了数,将这个数目刻进脑海,写入心底。“我失去了一个队员,”她说,“我应该呆在位置上,我应该——”

“应该怎样?就算你呆在你的位置上,他就能活过来?”

“对,”她说,但——“大约不会,但这不是重点。”

Root轻轻嗯了一声,但这不代表同意,它安静、短促、甜蜜,让Shaw微微闭眼。“那重点是什么?”Root问。

没有重点,而Root早已知道答案。“我得走了。”她挂了电话,走向运输车。

--

他们回基地后便立刻将那个圆形装置送去检验,她希望技术团队会用它阻止其他攻击,那么这样他们便不必再出这样的任务。他们有过更糟糕的经历,但她很久都没有损失过任何一个队员。

Greer问,“发生了什么?”

很简单,发生的事可以一句话概括,“Parker中枪了。”

他点点头,在椅子上坐直。这很明显不是他期待的答案,Greer一向十分直接,他所关心的只有数字和乱党的失败,而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的,”他挤出一个悲伤的笑,“我会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他礼节性地停顿了一会儿,等时间差不多合适了之后继续发问,“叛乱份子呢?”

“十人死亡,”她没有停下来等待他的回答,“他们摧毁了两个摄像头,但那个用于摄像头的装置已被取回,应该可以阻止后续的其他行动。”

就这样,Parker成为了过眼云烟,Greer在点头,在微笑,就像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样。“非常不错。”

“我追上了John Reese,”她看着他的眼里闪出了兴趣,“我击中了他,但他还是逃了。”

“我明白了,”Greer躺回椅子上,椅背被他的重量压得发出一声尖叫,他挑起了眉毛,“那枪是在——”

“没有,我打中了肩膀,”她说,“没多少时间便会痊愈。”

Greer合上双手,彰示着这次会议的结束。“行,”他笑了,稍稍坐直,“依然是个胜利不是吗?”

她想告诉他这远非一个胜利,她不应该在一个如此简单的任务中损失一个队员。

但这不是Greer关心的内容。

--

她再次见到Root已是几天后。她并没有特地去数日子,但自那次任务已过了好几天(她的心情依然为那个损失而糟糕透顶)。

“想我了吗?”Root盘腿坐在训练房中间的垫子上,她扬着眉毛,满脸的笑意。屋里没有其他人,但她却突然觉得拥挤不堪。Shaw走近几步,让自己得以呼吸。(Root在近旁时,她本不应有这样的反应。)

Shaw摇头,“不想。”

这是多么明显的谎言,Root甚至懒得发表评论。

她继续向前,走上垫子,腿触及Root的膝盖。沉默蔓延,Root的凝视填满了她的视线。Shaw痛恨她身体每在Root近旁时会做出的反应,过去的几日感觉就像一辈子那么长,而现在她似乎才终于能喘过气。她痛恨这样的感觉,因为Shaw不需要任何人,但她的身体却似乎需要——

她没有坐下,而是蹲身向Root扑了过去。Root倒在垫子上,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几秒。Shaw的双手压在Root的双肩,双腿环着腰,将她紧紧按在下方。

“是谁教的你格斗?”Shaw将膝盖抵在Root的腰侧,疼得她眯起了眼睛。

在这样的情景下,Root依然成功地耸了耸肩,“她明显不够格。”

Shaw冷笑一声。她们二人皆知Root在进入这个训练场前连打苍蝇都不会。“教练能做的有限,而如果是你不怎么够格——”

Root突然将用腿勾住Shaw的小腿,手指用力按进她腰侧,趁着她调整的空隙将她们换了个位置。电光火石间,Root便坐在了她上方,不容拒绝地侵入了Shaw的领地。她渐渐俯下身,Shaw无法自抑地吸进Root的鼻息。

“我在其他地方绝对够格。”Root的话更像是一句耳语,但却是对着Shaw的唇。她们太近了,话语像是有了味道,而她想着Root的唇是否有着相同的滋味。(因身上均匀的薄汗而带着甜,因她常嚼的口香糖而带着薄荷香,还有其他的味道,而Shaw痛恨渴望它们的自己。)

但Root这次没有俯身来吻她,有动作的只有她的手。Root保持着她们鼻息相融的距离,保持着她们热切的视线,手指却深入Shaw衣衫的下方,触及她的皮肤。房里很冷,但Shaw却觉得自己正在沸腾。她微张着嘴,却找不到足够的氧气。

这感觉十分不安,而看着上方的Root却更令她不安。她看着Root的视线细细扫过她脸上每寸肌肤,手接着继续向上探索,拇指沿着她身体的轮廓划过。她的脸靠得更近,看起来是如此不确定,如此地恐惧这一切很快便会结束。

而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这一切应该、需要也正在发生……

正因为如此,它需要停下来。

因为它必然不会开始(也永远不会结束)。但她却感受到了另外与之无关的东西。Root的拇指终于揉搓起她xiong上的小凸起,而她几乎便忘记了所有的事。

她用后脑勺死死抵着下方的垫子,嘴唇微张。或许是因为她略微地放任自己沉溺于这样的触碰中,她几乎便忘记了所有的事。Root呼吸里的颤抖传入她耳中,惊讶和近乎与生俱来的渴望落入她眼里,而她几乎……她几乎就忘记了这一切不应该发生。

但它确实不应发生,或许这是世界上她唯一能够确认的事(这份认识根深蒂固,而就算它不正确,她也无法在现在任由其发生)。

所以她将局面翻了盘。Root毫无防备,双手也还停留在Shaw的背心下方,让一系列动作变得万分简单。这次的撞击比上次更重,Root的身体撞进垫子,她紧随其后落在上方,声音在训练馆里回荡,在墙壁间响了好一会儿,而Shaw无法去看Root失望的脸。

“你应该时刻警惕,”Shaw上气不接下气,话语隐藏在粗重的喘气声中(她不知道是因为体内疯狂冲撞的渴望,还是因为这一系列剧烈的动作),“我教过你。”

她没有向下看,至少没有完全向下看,没有去看Root,直到她发出了一声轻笑,气息拍在Shaw脸上,轻松愉悦。她对她低语,“Sameen,你骗不了我的。”

Shaw低头直视Root的眼睛。她眨眨眼,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言语。

“我知道你同我一样渴望。”

Shaw依然没有说话,她任由Root的视线灼烧着她,没有尽头(这火焰总有一天会将她们俩都点燃,直到她们只剩灰烬)。

“总有一天,你会不再逃避。”Root说,她伸手来触碰Shaw的脸。她畏缩了下,向后避开,“而我还会在这里。”

Shaw静默了好一会儿,她用力咽了咽喉咙,直到她终于找回了她的镇定,直到她终于没再觉得自己会在下一秒崩塌。“你不会在这儿的,”她起身将头发绑好,“因为如果你的格斗还是这样一团糟,你早死了。”

Root在她身后的什么地方笑出了声。(是的,她一点儿也不想她。)

--

未完待续

电梯间:(三)

评论
热度 ( 167 )
  1. karma.229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