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送分题番外(6)

Rhaw Shooter:

(1) (2) (3) (4) (5) (6)

敬业的纽约警探Fusco作为保镖陪着关心侄女的Finch站在临近舞台的后台一侧,彼此都看出对方有点按捺不住翘首等待Root出场的冲动。老实说,他们也很好奇自己熟知的那个双枪黑客女疯子跳起芭蕾来会是什么样。

“Shaw到了吗?”Fusco远远地看着在另一侧舞台边缘候场的Root,忍不住悄声问道。

“我希望她到了。”Finch谨慎地回答,“因为错过眼前画面会让人非常遗憾,尤其对于Ms.Shaw而言。”

“她到了。”Reese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当然你也到了。”Fusco回头看见是他,翻了个白眼,“她在哪儿?没看见她。”

“某个地方。”Reese无辜地耸了耸肩,“我们在停车场就分开行动了。”

“我们的连环杀手先生呢?”Finch问道。

Reese迟疑了一下,考虑面前两人有没有必要知道Nolan此刻正带着被洞穿的四肢,和一条Daizo从日本弄回的罕见眼镜蛇一起躺在050313那块墓碑的六尺之下,以实现他在黑暗中孤独地死去的终极理想。

“Shaw和我已经好好关照过他了,Root的骨肉皮小队接手了后续事宜。”Reese最终这样说道,嘴角牵起一道微妙的弧度,“以及,不,Harold,你不会想知道细节。”

Finch皱起眉头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只在心里为可悲的疑犯默哀了三秒钟。

“那么我猜我也不会想知道细节,但你们打算怎么向FBI交代?”Fusco有些担心地说道,“BAU可不好打发。”

“Agent Hotchner是个非常有原则的探员,但他并不是古板的官僚。”Reese耸耸肩,“Zoe正在和他聊天。有机器友情提供的信息,她很有信心能和他取得共识。”

“Ms.Morgan?”Finch惊讶地说道,“她也来到了这里?”

Reese点点头:“顺便提一句,打电话找Zoe帮忙的那个人不是我。”

“喔......”Fusco啧了下舌,“我们三个人,黑客骨肉皮小队,甚至还叫上了Zoe Morgan,看起来Shaw打了不少电话。这可太不像她的风格了。可可泡芙知道Shaw叫了这么多人来看她跳芭蕾舞吗?”

Reese无辜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知情。和眼前两人不同,他在此前和Shaw多相处了一点时间,心中有点隐约的猜测,但完全不敢肯定。毕竟如Fusco所说,这可太不像Shaw的风格了。

“我想我们可以这样说,”Finch若有所思地看着另一侧已经做好出场准备的Root,缓缓说道,“不管这回Ms.Shaw想做什么,一定是件大事。

舞台的另一侧,Root在等待音乐响起的间隙低声问耳边的上帝:“Sameen到了吗?”

“是的。”机器轻快地回答。

“可我仍然没有看见她。”Root有些担忧地说道,“并且她至今不曾回我的话。”

“她能很清楚地看到你,只是她现在有点不方便说话。”机器安慰地说道,“她让我转达你随时可以开始。”

“她在计划着什么,是吗?”Root试探道。

“抱歉,我答应她什么也不能说,”机器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遗憾,“正如我答应你不会告诉她,你将要跳的不是睡美人。”

“好吧。”Root无奈地撇了下嘴角。

“Samantha,你知道Shaw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不懂芭蕾舞,是吧?”机器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我知道,而那正是为什么我会选择天鹅之死。”Root微笑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准备好了。”

“那么,祝你好运。”机器真诚地在她耳边低语。整个舞台在下一秒陷入了黑暗。

Root在黑暗中骄傲地扬起头,立起足尖,张开双臂。

伴随着悠扬而哀伤的大提琴声,她忧伤地抖动着翅膀,在一束追光的笼罩下缓缓移步出场。

她受伤了,伤得很重,只能在湖面上徘徊,但她渴望重新振翅飞向天际。她轻轻地抖动翅膀,艰难地立起足尖,尝试着飞离湖面。一次又一次地,她奋力挣扎,用尽全力与命运搏斗,终于她奇迹般地展翅旋转飞翔起来,让自己的生命重新闪现出骄傲的光辉,直到彻底精疲力竭。

她缓缓屈身倒地,渐渐合上双眼,一阵阵颤栗似闪电扫过她全身。她在颤抖中竭尽全力抬起一只翅膀,遥遥指向天际。在燃烧尽最后一丝生命力之后,她慢慢地闭上了双眼,原本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却一下子揪起了所有观者的心。

笼罩在Root身上的追光也暗了下去,舞台上下一片寂静。这让本来准备鼓掌叫好的Fusco在左顾右盼发现身边两位男士的沉默之后,明智地选择了跟他们保持一致。

Finch有些感谢此刻的黑暗,这让他眼角的湿润不至于为人注意。他从未承认,但在这个世界上,Root或许是他唯一的知音,而这是双向的。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彼此的寂寞。

幸运的是,他们并不孤独。他有Grace,而Root有Shaw。

可是,Shaw在哪里?

在这Root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在哪里?

舞台像是听到了Finch的心声,几乎就在他胸中突然燃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同时,一下子灯火通明起来。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阵洪亮激昂的管弦军乐,将几秒钟前还笼罩全场的悲伤气氛一扫而空。

“什么鬼?”Fusco彻底被弄糊涂了。

“海军陆战队赞歌。”Reese微笑着说道,自己之前的隐约猜测看起来正在接近现实,这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欣慰。Shaw比他勇敢,也比他幸运。

“我知道这是什么歌,”Fusco仍旧完全没有头绪,“我是说......总之这是什么鬼?”

没有人回答他,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明显是更好的解释。

军乐声中,八名身着礼服的海军陆战队员从Root出场的地方分两队正步登上舞台,在领头军官的口令声对面立正,举枪交叉,搭起了一道步枪拱门。

屈身伏地,沉浸在自己情绪中不曾起身的Root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正好看见Shaw出现在枪阵的另一边。

Root完全怔住了。

这是她从未见到过的Shaw,穿着最隆重正式的海军陆战队全套晚礼服,表情庄重而严肃,投向她的认真目光里却在同时含着温暖而调皮的笑意。

Shaw一手背在身后,迈着最标准的正步,坚定地穿过枪阵,一步一步向着伏在地上忘了起身的Root走过去,一直走到她身前。她傻乎乎地抬头看着自己的样子极大地愉悦了Shaw,也让她隐藏得还算不错的紧张心情放松了许多。

“你看起来很惊讶。”Shaw屈膝跪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和她齐平,一边伸手将她从伏地的姿态扶起。

“的确。”Root老实地承认,突然冒出一句,“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一身?”

“这是你现在最关心的问题?”Shaw几乎想翻个白眼。

“我猜不是,”Root还没有找回自己惯常的敏捷思维,诚实地把心中所想说出口,“但这是我最先想到的问题。”

“我自己的。”Shaw撇了下嘴角,“你说过你想看我穿这身。”

“他们呢?”Root瞥了一眼她身后的仪仗队员。

“打了几个电话。”Shaw耸耸肩,“在陆战队的时候我踢过他们的屁股,或许也帮他们擦过屁股。”

她们的音量足以让那些小伙子听见,每个人极力严肃的表情上还是忍不住出现了一丝裂缝。

“Captain Shaw是我们遇见过的最好长官,女士,她从未令我们失望。”领头喊口令的军官大声说道,“直到现在!”

他的后半句话令Shaw惊讶地回头:“你又想被踢屁股了吗,Fisher?”

“不,长官!”Fisher更加洪亮地回答,“我想踢你的屁股,因为你太磨蹭了!兄弟们,记得我们的长官说过什么吗?”

“如果你要做一件事,就做得像个海军陆战队员!”八个小伙子齐声高喊,“把那该死的戒指给她套上就是,上尉!”

陆战队员们的吼声让Root彻底回过了神。她看着Shaw的眼睛,发现里面明显有些失去惯常的冷静,这让Root反而镇定了不少。

“你们他妈的都给我闭嘴!”Shaw转身怒吼了一句,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回身重新面向Root,后者瞥了一眼她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戏谑地挑了挑眉:“戒指?”

Shaw将左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摊开掌心显露出上面的戒盒,右手手指搭了上去,却没有立刻打开。

“你是打算求婚吗,Sameen?”如果不是被微颤的尾音出卖真正的情绪,她几乎成功地骗过了Shaw。

“本来是的。”Shaw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本来?”Root原本砰砰急跳的心突然一沉。

“本来我打算告诉你,睡美人并不适合你跳,因为你不是只能等待被拯救的可悲公主。”Shaw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说道,“可我很乐意吻醒你然后求婚,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抱歉破坏了你的计划。”Root努力按捺下心中的失望,自嘲地牵扯了下嘴角,“所以你不喜欢这只天鹅?”

“我喜欢每一部分,除了结局。”Shaw收起笑容变得严肃。

这句话却令Root相反地露出了真心的微笑:“你改变了结局,Sameen。”

“而我得确保这终身有效。”Shaw勾起嘴角。

Root的笑容愈发愉快起来,扬声问她们身后的仪仗队员:“我可以把这句话当作求婚吗?”

“绝对!”八个小伙子洪亮地齐声回答,其中一个又画蛇添足地加了句,“就说愿意吧,女士,拜托!”

“如果不想我踢爆你的屁股,Chris,就他妈的给我闭嘴!”Shaw恶狠狠地回头吼了他一句,“这不是求婚!”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Shaw。”Root觉得自己现在开始想踢Shaw的屁股了,“亲爱的,即便是我的耐心也会有限度。所以如果你要求婚的话,就请像个陆战队员一样求婚。”

“你说到重点了。当然如果是我求婚,我会毫不犹豫把该死的戒指给你套上。”Shaw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少见的狡黠笑容,“问题是,这里有两枚戒指。”

她在这时终于打开了手上的戒盒,现出戒枕上的一对钻戒。

“每个人都以为这是仅存于世的唯一一枚,它的另一半已经被毁。”Shaw用指尖轻轻拈起左边的那枚,在Root眼前晃了晃又放下,转而拈起右边的那枚戒指,“可是半小时前,在我们共同朋友的帮助下,我找到了这个。它从没有被毁,只是一直在你手里。”

“而你找到了它的另一半。”这个完全意外的惊喜让Root无法抑制地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她当初留下这枚戒指的时候,只是作为自己心底最隐秘的珍藏,从未想到会真的遇上一个人,更不会想到能跟这个人走到这一天。

“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个问题。”Shaw严肃地说道,眼睛里却泄露出调皮的笑意,“到底谁向谁求婚?”

“你是对的,Sameen,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Root勾起嘴角,“让我想想,谁在卧室里说了算?”

(完)

(1) (2) (3) (4) (5) (6)

评论
热度 ( 578 )
  1. W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M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