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Square One(最终章)

GRIMES:

电梯间:

引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

(最终章)


最终章

战争的阴霾开始笼罩这片大陆,并且已经笼罩住了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

虽然暂时还没有演变成真正的全面战争,但是局部的热战已经打响,尤其是在两国交界的地方。

其他的国家出于种种考虑,目前都没有参与进来。当然这得益于双方势均力敌的外交手段。

Shaw和John都去了前线,Samantha则参与到军方的情报工作。

Harold虽然坐镇大本营,内心却忧虑重重。

现在无论是军事实力还是经济实力TM国都处于守势,前景并不乐观。

Harold只希望前线的John和Shaw都能平安。

 

 

“呃……”Shaw发出一声低沉而痛苦的呻吟,额上直冒汗,拼尽力气取出了腹部的一颗子弹,“Motherfucker。”

“你赶紧休息吧。”John忧虑地给Shaw的伤口粘上纱布,“明天恐怕还有一场硬战要打。”

Shaw随手打开桌上的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这一仗我们赢不了。”

“Possible。”John也打开一瓶啤酒,“但这仗还是要打,不打肯定就输了。”

Shaw静默了一会儿。

“跟Harold说,试着谈判吧。”Shaw平静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我会在边界设一道结界,虽然只能抵挡两天,但是两天的空闲,相信Greer会愿意谈判的。”

“可是谈什么呢?和Greer谈和是肯定不可能的。”John觉得很奇怪,“再说这样大量消耗灵力,即便你没受伤也不一定吃得消吧?何况你现在还中了流弹。”

“我们这边伤亡不小,有两天时间喘息也不是什么坏事。”Shaw停顿了一下,眼神微动,“另外,我也想回国一趟,兴许会有一些办法。”

John对Shaw模糊的措辞感到些微的疑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Samantha这两天总有些心神不宁。

情报工作进展得不怎么顺利,不得不说Greer的Samaritan相较THE MACHINE毫不逊色,甚至更强,毕竟Samaritan没有所谓的moral code,不然它也不会在战场上制造血腥屠杀了,战俘也都全部惨死,比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最近一直不断地受到攻击,虽然目前尚可支撑,但“她”和Samantha都知道,被攻破只是时间早晚的事了。

Samaritan则是铜墙铁壁,毫无办法。

Shaw正在前线,更是让Samantha担心不已。

Samantha自然一点都不想Shaw才恢复就上前线,但是Shaw自从知道Hersh的事之后就开始封闭自己,脾气变得比以前更差,性情也有了微妙的变化,Samantha只能看着干着急也没什么办法,再加上眼下恶劣的局势,才不得已让Shaw去了前线。

Samantha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Shaw,可是战场上没有可用的摄像头,即使是“她”也没有办法帮Samantha盯着Shaw,只希望Big Lug能保护好Shaw。

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Samantha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Root。”

 

今晚的月色很明朗,Shaw的脸色却有些阴沉,但这仍然无法遮挡Shaw硬朗的侧脸线条所散发的魅力。

几个月战争的磨砺,使得Shaw清减了一些,看得出来Shaw有些疲惫,唇色也有些苍白,但她的目光依然很有神,带着半沉思的表情,看着御花园里的一片观赏湖。

Samantha则目不转睛地盯着Shaw看,仿佛从没见过她一样;她只是被担心和思念折磨得有点太久了。

不知怎么,Samantha感觉今天的Shaw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似乎多了一些……人情味。

Samantha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或许只是因为Shaw突然从战场回来,并且主动来找她,让她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你曾经掉进过这个湖里。”

Samantha一怔,没反应过来是Shaw在说话,她看Shaw看入了迷。

“在你十六岁的时候,你笑着挡在我面前,一边说话一边倒走,然后就掉进去了。”

Samantha有些疑惑Shaw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不过这个落水事件她还是记得很清楚。

尤其是只有十二岁的Shaw毫不犹豫地跳进湖里救她的样子。

“你那时候明明还只是个小毛孩,怎么就力气那么大,能把我拖上岸。”

Shaw竟然微微扬起了嘴角,“你那时候明明已经十六岁了,怎么就瘦的像难民还不会游泳,居然还蠢到倒走跌进湖里。”

Samantha忍不住笑了,心下却开始疑惑。

“你……为什么喜欢我。”

Shaw这句话说得有些犹豫,这一点也不像她会说的话。但今晚的Shaw还是忍不住说了。毕竟她不是无缘无故就从战场赶回来的。

Samantha一愣,她从没想过Shaw也会说这种话。

“你知道的,我有二轴。”

似乎是觉得前一句话说得不清楚,Shaw又犹豫着补充了一句。

Samantha突然感觉眼睛热热的。她从没想到有生之年,能亲耳听见Shaw说这些;这些相当于表白的话。

Shaw一转头,就看到Samantha湿润的大眼睛和滚落的泪水。

眉心微蹙,Shaw试探着伸手,抹去了Samantha眼角的几滴泪。

下一秒,Samantha已经抱住了Shaw,缠绵地吻了上来。

Shaw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紧紧地圈住Samantha的细腰,用力地回吻。

 

Samantha醒来的时候Shaw已经不在了;床的另一边是冷的。

呼叫了一下机器,“她”说Shaw已经回前线去了。

Samantha不是小女生,但是一回忆起昨夜的缠绵,Samantha还是像小女生一样烧红了脸。

那不是两人的第一次,却是第一次Shaw如此温柔,每一个吻都带着珍惜的味道,就在她第一次表白后。

心底仍有一些不安感在隐隐躁动,不过Samantha选择不去想太多,突然的幸福让她对眼下艰难的局势也有些乐观了起来。

Harold却突然派人来找Samantha过去。

“谈判?Greer同意了?”Samantha有些惊讶。

“没错,Shaw在边界设置了能维持两天的结界,军队借此喘息修整,我们则可以顺便谈判一下,摸摸Greer的底牌,应该也是个办法吧。”Harold有些疲倦地摘下眼镜。

难怪Shaw一早就赶回去,明天结界就要失效了。

“你和我一起去吧,也好让机器帮忙分析情报。”

 

“Mr.Finch,真是久仰大名啊。”Greer带着万年不变的阴笑,走进了战地临时作为谈判场所的火车车厢。

“Mr.Greer。”Harold象征性地握了握Greer的手。

“看来贵国对这次谈判很有诚意啊,除了国王陛下,军队长官,祭司大人,甚至公主殿下都来了,人很齐嘛。”Greer笑着靠在椅背上,“幸好我带来了我最得力的助手Martine和我的儿子Lambert,不然岂不是显得我很没诚意。”

Harold扶了扶眼镜,“国王陛下确有诚意和谈是最好,毕竟两国交战,受苦的是百姓。”

“Harold,我以为事到如今,你应该已经很清楚我的立场了。”Greer稍稍沉下了脸,“你可以说些诸如关怀百姓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但你我都知道,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这片

大陆的统治权,所谓的百姓,也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蝼蚁,根本算不上是筹码。”

Harold不悦地皱了皱眉,“TM国原本也无意统治这片大陆。”

“哈哈,你当然这么说。”Greer假笑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造你那台机器呢?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做好事。”

“我确实是为了做好事。”Harold正色道,“我的机器也遵循我的道德。”

“呵,狂妄,Hubris。”Greer冷哼一声,“我也不和你讨论道德的哲学问题,但是你也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即便你无心统治世界,你的机器和我的Samaritan也是无法共存的。”

“那你的条件是什么?”Harold坐直了身子。

Greer紧紧地盯着Harold,一字一句地说道,“交出你的机器,让渡TM国的统治权,我可以保证休战,保你一方百姓的平安。”

Samantha的手渐渐攥紧。

“想想吧,如果这片大陆上只有Decima国为终极一霸,这里的百姓自然不必担心战争的爆发,无论谁想挑起战争,都会立刻被Decima国压制住,这对普通百姓来说,难道不是更好的方案么。”Greer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虽然我无所谓这些蝼蚁的死活,不过我知道,你Harold很介意。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给你一个小时,过时不候。”

 

“Samantha,你不能意气用事!”

“你确定正在意气用事的人是我?我简直无法相信你居然会相信Greer的鬼话!”

“可是Greer说的不无道理,战争的代价终究是要人民来承担的,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战争无家可归么!”

“你怎么就能相信Greer会遵守承诺,而不会在弄死了“她”之后又利用Samaritan做些生灵涂炭的事!”

“可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么!这场战争我们赢不了啊!”

车厢里瞬间一片静默。

Harold稍稍平静了一些,缓缓说道:“我知道Greer不可信,但我们实在没有胜算,一味的打下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如果就此罢手,至少我们还能为人民做最后一件好事。”

Samantha有些痛苦地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可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最可靠、最完美的存在,你叫我怎么忍心,亲手把‘她’交给Greer,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而袖手旁观!我做不到……”

车厢里又是一片静默。

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Shaw,突然走到Samantha的身边,深邃的目光看着Samantha,轻声说道:“我知道。”

Samantha抬头,发现Shaw的眼底,竟流动着非常少见的深情,带着某种决绝。

Samantha心底的警铃突然大作。

整个世界却在下一秒开始剧烈地摇晃,大地崩裂,电闪雷鸣,很快车厢就变成了一片火海,被笼罩在灾难性的飓风之中。

Samantha听不清周围人的尖叫,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知道自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紧紧地圈住,动弹不得,五官的能力似乎都丧失了。

Sameen……

 

 

“你是说,我和Samantha是天生一对?”

“对啊,你们两个的匹配指数奇高,再说,别说你不喜欢Samantha,不然你为什么要跳下湖去救她。”

十二岁的Shaw一时语结,随即不耐烦地说:“要是不救Samantha,到时候Samantha肯定要疯狂碎碎念烦死了。”

“但是根据我的统计数据,所有和你多说一句话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肉体或语言攻击,只有Samantha无论说什么你都不会反抗。”

Shaw翻了个白眼,停顿了一会儿,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你要怎样?”

“过两天Samantha会让你陪她放学回家,你要答应。”

“就这样?”

“你可以让她以牛排作为交换。”

Shaw再度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哝道,“这台机器简直比Samantha本人还要烦。”

**********************************

 一阵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上有了一丝涟漪。

一只蜻蜓飞过。

湖边的短草丛中,慢慢开出了一朵小花。

又是一年春天了。

Samantha坐在一棵梧桐树下,有些呆滞地凝视着湖边的那朵小花。

一片树叶从眼前飘过,缓缓落在Samantha的膝头。

Samantha下意识地用拇指摩挲树叶上的脉络,稍稍深吸了一口气。

天边的晚霞,开始逐渐浮出,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红色。

微风转了方向,像是有某种默契,从背后不轻不重的包裹着Samantha略微颤抖的身体。

耳机里传来“她”熟悉的声音。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原点。除了Shaw不在了之外。

然而Samantha已经明白了关于Shaw的一切;关于她选择耗尽自己的灵力结束一切,和她身后留下的痕迹。

“她”果然是Samantha最可靠的朋友。但是Samantha有时也希望,希望Shaw不了解这一点。

但Shaw毕竟是Shaw。

Samantha依然常常能听见Shaw的低语,比如现在。

“Root。”



终于完结啦撒花~~~

关于结局,我改了很多次,最终还是选择这样写,算是半he吧,毕竟我不是有意捅刀的,实在是剧情的发展我个人觉得强行全he意义不大……

人设上根妹还是有改动的,不同于剧中厌世变态的形象,当然要理解成ooc也可以(・・;)

总之,锤子和根妹都是一早就被TM宝宝配对并启发的,所以红娘宝宝不能死!当然从我对人物性格的理解上来说,相较爱情,大锤和根总都更看重一些别的东西,但那种潜藏在各种细节中的真爱是不变的。这种没有多少理性因素加入的爱情,或许才是真正令人向往的缘分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生死这种物化的东西,未必就会成为某种悲剧,至多只能算是一种遗憾吧,然而我很喜欢这种感觉=_=(po🐷口味清奇大家别打我)

最后,感谢各位的支持啦,希望各位少侠能多多留下红心和评论,我会继续努力写哒!

迷妹标准口号:我要第五季!!!!!!

评论
热度 ( 74 )
  1. karma.229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咲绫乃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