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肖根】How To Be A Good Doctor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根总的调教小课堂
*总裁力MAX的大锤上线
*你治好了我多年的二轴系列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重新做回医生意味着,失去了自由支配自己时间的自由。虽然说为机器的命令奔波也是由不得她自己讨价还价,但是至少也能享受开枪的快感。当医生可就没有当特工那么愉快了。她不需要打穿号码的膝盖,却需要拿着手术刀给病人解除痛苦。

“我们非常相信您的实力,Doc.Shaw。您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的天才。”她的顶头上司邀请她一起去医院附近的咖啡厅商量她正式入职的事情。机器擅长找出一切她辉煌的成绩,她做过的那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手术都留下了清晰的视频记录以提供给后来的实习生学习。现在被用来给主任展示实力。

当他第一次看到Shaw用牛的瓣膜给一个女孩做心脏手术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的词语是“无与伦比”。这是个天才,也是个胆子极大的冒险者。一般的手术都会优先选用猪瓣膜,可是Shaw用她完美的技术诠释了这种新的技术应该如何付诸实践。他收到的简历里面还记录了Shaw从军的经历,这让他更加相信Shaw会在这个医院取得巨大的成就。试想,当一个外科医生拥有了军人那样的意志和勇气,那该是多么完美的医生啊。

“您谬赞了。”Shaw为了掩饰自己不自在的神情而举起杯子呷了一口咖啡。

本来回到医院并不在她的规划之内。可是某人一定要坚持她去选择一个“不那么危险的工作”。一想到这里,Shaw的白眼就又要抑制不住了。明明就是想要看自己穿白大褂的样子,还硬要编造出一些一看就很粗制滥造的借口来掩饰一下。Root不止一次说起她特别喜欢Shaw认真做手术的样子,眼里闪着小星星小月亮地表示喜爱。然后Shaw会摇摇头把她的栗色脑袋塞到怀里,这样就能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当然,她觉得就算是隔着几层衣服她也能察觉到Root一边拉她的衣摆一边得逞地坏笑。

谁让她就是没办法对回来后的Root动一点点脾气呢,她回想起之前把Root当机器的尴尬记忆,脸上就一阵阵地发烧。那时候她也真是什么都敢说,算是把上半辈子没说过的话都给补偿回来了,言所欲言。谁让她对着Root扮演的机器承诺过如果她回来自己就再也不会去做那些危险的任务呢。她一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我只有个简单的条件。”Shaw放下杯子,暂时把不爽的记忆压箱底,“我需要五个以上的实习生。我不想被琐碎的事情忙坏。”

“那是自然。简单事情和琐碎应该交由实习生们去做,他们也能从中学到宝贵的经验。一天到晚都只想着上手术台的实习生是不会成为好医生的。”

他们之间的谈话就像一笔顺利的交易一样,各取所需。

 

可是无论别人对她多么用力地夸赞,她仍然记得对她冷嘲热讽的人说过的话。她当然是个在技术上无可挑剔的天才,但是在对病人的关怀上,她是个不及格的医生。曾经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宣布可以出院之后欢呼大叫热烈拥抱,也不觉得在死者家属面前吃能量棒有什么不妥。她尽力了,天知道她真的尽力了。她在医学院的时候从来都是第一名,她的手术也绝对会是观摩的实习生最多的手术。她现在都记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医院的食堂里十几个实习生在高价出售她第二天手术的观摩座位票,一张卖到了100美元。当然,她还是面无表情地端着自己的牛排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享受一天之中最惬意的时刻,就好像事件的主角和自己无关。

然后她就因为毫无人文关怀的原因被医院给炒了。事实上,那些身为她忠实粉丝的小实习生比她本人还要义愤填膺。她只是觉得医院的理由莫名其妙,她治好了数百个病人,却因为在死者家属面前吃了一根碎巧克力味能量棒被炒鱿鱼。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Shaw闭上眼睛回忆着说自己“不能成为医生”的男人湛蓝的眼睛。他的面部因为愚蠢的表情变得扭曲,就像那个抽了腹水之后就死亡的病人脸上的表情:愤怒,惊讶。他咄咄逼人的语气对于Shaw这样的人没什么实际作用,不过倒是引起了Shaw对于“医生的人文关怀”的思考。

 

“嘿,Root。”她玩弄着Root的手指,“你知道我在医学院的时候,我的老师最喜欢告诉我什么吗?”

Root眨了眨蜜色的眼睛,“要我请她帮助我吗?”

无耻。Shaw垮下脸来,嫌弃地甩开她的手,“你除了作弊之外还知道点什么?”

Root不回答,带着自是高深莫测的表情望着她。这样的眼神有一种魔力,能把铁了心的Shaw盯得浑身不自在,然后自己把自己的话圆掉。

“她说,‘像一个外科医生一样思考’。”Shaw回答。

“你在抱怨你的老师没有多地交给你医生应该如何正确地对患者进行人文关怀吗?”

这对于Shaw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在遇见Root之前,她连情感都很难表达,还要怎么去关怀一个感情淡薄的病人?她以前总给自己的病人编号,要么就是直接记住她们的病症而不是费力地去记忆那些人名。这件事也常常被提出来说成是缺乏关怀的表现。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做这件事。这太困难了。”

Root的手越过桌子再次握住了她的手。Root有一双柔软的手,还有令人舒服的体温。她轻轻捏着Shaw冰凉的手,“没关系的,你总会学会的。你可是天才啊。”

Shaw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虽然平日里她都倔强地坚持是Root更依靠自己一点,在这时她却意识到了自己对Root无尽的依恋。那陌生又渴望已久的安全感。

 

实习生不出意料地都是蠢货。Shaw一边翻着病历一边在走廊里快步前行,这次的病人是个肿瘤患者加严重的拖延症。病历上简单地讲述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只是长胖了所以没有来医院检查的事情。Shaw正准备看一下肿瘤的片子,就听到后面她的蠢货实习生撞到了走廊里面正在打点滴的病人的金属架子。稀里哗啦的声音在走廊里听起来格外刺耳,所以Shaw准备转头去好好教育一下他,顺便让他滚去做直肠检查——让他去掏某个病人的屁眼。

“Relax,Shaw。”那女人黏腻的声音出现在了她开口之前的一瞬间,硬逼着她收回了即将实施的惩罚。不过她快要吃人的眼神已经让那群实习生像受惊的土拨鼠一样挤到一起了。

“我发誓,你调情总是挑最要命的时候。”Shaw转过身,土拨鼠实习生们才如梦初醒地开始为被撞翻东西的病人收拾,紧张地道歉。倒是那老头明显是医院常客,很懂那些刚毕业的医学生好多都是软柿子,所以絮絮叨叨个没完:“查房就跟出征一样人马浩荡。”

“只是在任务间隙看看我的darling有没有认真工作啊。”

Shaw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等那些人的意思,自顾自往前走,“你对我的工作水平有质疑?”

“主要是怕你没有认真实施医生的人文关怀。”Root俏皮地轻笑了几声,Shaw只觉得心间就像羽毛滑过一样痒痒的,转念又甚是为这样愚蠢的原因感到生气。

“你看到了,我上班的第一天,诸事不顺。都是你的好主意。”

“医生的人文关怀也包括不能凶自己的实习生哦,darling。”

Shaw本想抽出腰间的手枪打爆医院走廊里面该死的摄像头,可是却发现腰间别了一个瞪大双眼的丑娃娃。一定是今早出门的时候Root趁和她柔情蜜意地拥抱之际换掉的。

“挺好,本来我还准备饶过他的。看在这个丑娃娃的面上,还是算了吧。”

Shaw刻意压低音量对那个女人说。她现在一定又在偷笑。

“你去给那个病房的先生做一下直肠检查好吗?......Harry?”她的视力不错,看到了那家伙小小的铭牌。果然叫Harry的美国人都有点傻。

“直肠检查?”被点名的男人和他旁边的女人挤眉弄眼,“那不是......”

“掏屁股。”女人竭力掩盖嘴角的笑容,这个小矮子医生整起人来真是毫不留情。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患者本人的时候,Shaw还是深吸了一口气。

她做医生的时间不长,但是总是能接到最古怪的病例。各种各样恶心的溃烂和脓肿她也不是没见过,可是眼前的女人还是吓了她一跳。她的反应还算好的,因为那群好奇心强烈的实习生已经僵住了。这女人的肿瘤长在腹腔里面,因为她的不重视已经疯长到了难以想象的尺寸,像个可怕的寄生物耷拉在她的肚子上。

“Shaw,你可以问她早上好。”Root不忘在她耳边提示,应该是猜到了她原本准备立即和病人商量手术的事情。而只要她一开始商量手术,患者就会被一大堆专业术语压倒,同时吓人的还有Shaw给出的预测几率。她是个严谨的人,所以并不会给患者没必要的期望。

Shaw清了清嗓子,她无比感谢自己一贯的冷脸,所以她在这群人之中显得最为自然。

“早安,Mrs.Black。今天天气不错,希望您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老天,Shaw在心里惊讶着,她还从来没有对Root说过早安呢。

看上去还没清醒的女人动了动脑袋,看见门口站了黑压压的一群医生。最前面的小矮子还长得十分俊俏。不过此时她明显十分紧张。

“哦,医生。你也早。你一定是主任说的那个医术精湛的Doc.Shaw,对不对?”

“我是这次为您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您的肿瘤需要立即切除。”

“嘿。你有女朋友吗?你看上去真辣。”

Shaw明显听到了背后传来滑稽的笑声。她抽了抽嘴角,刚想要发作,Root便又出声阻止了她的脾气:“人家夸你呢,darling。不过我有点生气咯。”

她迈步往病床走去,顺便用手带上了病房的门,哐当一声把那群蠢货关在门外。

“事实上,”她掀开女人印着小碎花的病号服,轻轻感受着这颗巨大的肿瘤,“我有个妻子。”

病房和耳机里都微妙地保持了沉默,直到Shaw检查完,帮女人盖好被子。女人看着Shaw的动作,说:“你也认为这件病号服很丑对不对?”

“哦,”合上病历的Shaw撇撇嘴角,“那和我之前穿过的一件一模一样。而且我每天醒来都得看着一张长满褶子的老脸。”

女人笑起来,以她的体型笑起来有点费力,“我该满足吗,我看到的是一张俊俏的脸。”

走出病房后Shaw才听到Root的话。

“做的很不错嘛Shaw,你的实习生都对你充满畏惧呢,你的病人很喜欢你啊。”

“就算没有你刚才在那里说话我也会让他去做直肠检查。”

Shaw不屑地擤了擤鼻子,拿着刚刚买的咖啡。

“我的意思是,和你的病人聊聊天。讲点俏皮话什么的。”

Root说话的语气听起来特别要命。慵懒又好听。

“那是你的专利。”

做手术之前Shaw又见到了那个女人。这次她已经躺在手术台上了。她母亲说这是她第一次做手术,所以很紧张。看得出来,她一直在用飘忽的目光打量手术室。Shaw洗完手走进手术室,她就和她打了声招呼:“嘿,Doc.Shaw.”

“你是第一个问我早上好的医生。如果我没挺过来,谢谢你。”

“你会挺过来的。”

Shaw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执着的信念去救治一个病人。

 

“手术还顺利吗?”

Shaw取下口罩,慢慢挪动到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她的腿站麻了,所以只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坐着。虽然很饿,她却只想要坐在这里努力喘气。这简直太累了。以前只需要追求技术就好了,现在却还觉得心里沉甸甸地压了一块石头,连下刀都比以前谨慎。

Root提着熟食店买的东西靠在走廊边,看着累得不成样子的Shaw。

“很顺利。”Shaw回答道,“Root,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哦?”Root乖乖坐到妻子身边听她解释。

“我以前从来不在意病人的早上过得好不好,很明显你也不会在意你的号码睡得好不好。可是你却要求我问她早上好。”

“医生的人文关怀,Remember?”Root不怀好意地靠近,在Shaw的脸上轻啄了一下。

“你是我心里永远的好医生哦。”

Shaw呢,则是按照国际惯例一般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亲了回去。

 


评论
热度 ( 210 )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