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肖根】Just Like A Family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又名《扭腰一家人》、《带孩子的艺术》、《妖孽老婆爱COS医生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披着专业医生身份的奶爸锤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对于现在的Shaw来说,美好的早晨的定义如果存在,那么应该是不被电话铃声吵醒,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再在不堵车的路上开车一直到医院。可是今天早上她的愿望再次落空,因为电话铃声大到把Root也吵醒了。她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越过Root和那只巨大的丑娃娃,在柜子上摸索着自己作响的手机。

“Hello?”是Meredith的声音,自从上次她负责的老人手术成功刚出院之后,她就开始负责接一些小孩子的病例了。据她解释是她母亲要求的,所以Shaw也只能点点头。

“哦,Meredith。”Shaw从床上撑起身子,瞟了一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现在只有五点,你有什么着急的事一定要给我说?”

Shaw感觉肚子上滑过了一只手,又揉又捏好不自在,可是她从下班到现在只睡了三个小时,所以完全没有精力去搭理Root的小动作。

“我在你走之后不久收到了一个两岁零一个月的小女孩,她的奶奶说她原本好好的,可是最近忽然走路跛脚了。她问她是不是在幼儿园里和同学打闹的时候扭伤了脚,她说没有。我先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她的确没有明显的外伤,所以我怀疑是......”

“肿瘤,肿瘤压迫运动神经。”Shaw一边打电话一边乖乖任由Root给自己穿衣服。

“我现在需要给她做一个血液检查吗?”Meredith那边传来小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

“Meredith,给两岁多点的小孩抽血是件困难的事。你最好让她的奶奶去收集她的尿样送检,等我到医院之后麻烦你带着报告结果来找我。”

挂断电话,Shaw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床前了。她把手机揣进兜里,一边伸手取过柜子上的车钥匙。今天的早饭也泡汤了。她在洗漱的时候心中升起一抹悲凉。临近出门的时候,她不忘走到床边蹲下来掰开挡住Root的脸的丑娃娃,送小精神病一个离别吻。

“I love you too.”就在她以为Root已经再度睡熟的时候,她忽然弯起嘴角说。

Shaw用丑娃娃盖住她的脸,迅速转身以便Root看不见她日益长进的白眼功力。

 

那孩子很可爱,被放在医院的小病床里,睁着蓝色的大眼睛望着匆匆推门而入的Shaw。看到Shaw走近,她忽然咧开嘴伸出晃晃悠悠的小手要抱抱。Meredith和她的奶奶并肩站着。小孩子胖胖的小脸配上小兔子般的小白牙,着实是一个令人怜爱的孩子。Meredith伸手把她从病床里抱出来递给Shaw。Shaw没有接过来,那孩子就一直伸着小手去抓她的衣领。

“Doc.Shaw,Ann很喜欢你啊,抱抱她。”

Shaw看着小孩充满期待的脸,于心不忍地接了过来。她以前见过Root抱孩子,那还是Root的任务身份是保姆的时候了,一只手托着小孩肉肉的小屁股,一只手让她枕着。Ann立马就乖乖趴在怀里,软得就像Shaw每天晚上下班经过的那家宠物店里面趴成鼠饼的仓鼠。

“报告单。”Meredith递过一张印刷痕迹很新的A4纸。

“尿液里儿茶酚胺含量过高,代谢产物多巴胺,高香草酸、香草扁桃酸的浓度较正常人群有显著升高。”Shaw一边拍着孩子一边看着报告单。她没有皱眉头,因为Root说那样病人家属会联想到很多不祥的事情。

她把Ann放到检查台上,转头问Meredith:“你检查了她的运动能力吗?”

   “没有。”Meredith走上前去,拿过检测膝跳反应的小锤子对准Ann白白嫩嫩的小膝盖:“我们来玩个游戏,我敲一下你的膝盖,你就说一声‘胡萝卜’好不好,Ann?”

她轻轻敲了一下膝盖,反应不是很明显。Shaw的心沉了一下,不过她示意Meredith继续敲。在继续了五六下以后,她站起身转向在一旁看着她们的老人。她忽然觉得这样的话题很沉重,难以说出口。面对着满怀担忧和希望的老人,她要调节一下情绪才能开口。

“我想知道,Ann最近除了跛脚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症状?比如说力气忽然变小,站立的时候费力或者是站不稳等等?”

老人望着严肃的医生,神情变得更加复杂:“是的,她从上个月开始站立不稳。”

还未等到Shaw再问点其他的,身后就传来小女孩的哭声。

“痛痛,这里痛痛。”她被Meredith轻轻掀开背后的衣服按压过脊背和髋部,她的小脸苍白得毫无血色。

 

“最初的病灶是脊髓神经母细胞瘤。”走出病房,Shaw对Meredith说。她基本上一看到报告单就知道那是神经母细胞瘤了,很多2岁左右的小孩子都会得这种病。神经母细胞瘤的低危型不难治愈,手术切除就可以了。但是就现在来看,病情已经发展到M期了。也就是说,病灶已经转移。“所以准确地说,是脊髓扩散到髋部和骨髓的神经母细胞瘤。”

“发展到骨髓也是特异性转移。”Meredith回想着自己所学的肿瘤学知识。

这意味着Ann不仅仅要接受切除治疗,还要接受放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一旦要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就是说,她的名字要排在长长的等候名单里面,不知道何时才能轮到她。在这等待的时候,她只能采取别的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控制病情,可是她的病情发展得如此之快,能不能活到配型成功那一天是个未知数。

一种陌生的焦虑缠绕在Shaw的心头。

她跑去查了造血干细胞的移植源情况,当然是不容乐观。如果她把Ann的名字挂上去,那孩子在一个月有一例解决的情况下还要等半年。半年。Shaw站在查询处,感觉身体冰凉。那是一种堕入绝望深渊的冰凉,铁板钉钉的事实无法改变。这种和直系亲属也很难配型的玩意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出现呢?

 

她告诉Root这个孩子糟糕的情况的时候,Root正在输入一串代码。她从笔记本后面抬起头,看着Shaw难得地作为医生为病人担忧。天知道Shaw有多么厌恶那个吐她一身的倒霉男人,她从摄像头里面看到Shaw的白大褂上全是呕吐物。那恶臭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可是Shaw现在在为一个小病人担忧。Root把这视为是Shaw极大的改观,就像是以前那个毫不在意病人感受的Shaw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变得很有人情味了,她会在查房的时候问病人的好,不忘记叮嘱病人“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虽然她的实习生还是相当怕被她抽去做噩梦般的杂活,比如写术后报告啦,查资料啦,抽腹水啦,直肠检查什么的。

“你的意思是她需要移植造血干细胞。”Root从电脑桌起身走到Shaw旁边,“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活不到那一天。”

“是。”Shaw觉得自己就像在对现实低头一样,她垂下头看着干净的硬质木地板。

“你很努力了,darling。可怜的孩子需要你去拯救,你就去拯救了。你无需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过分的内疚。但是如果,我是说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你也要去做。”

“改天你来看看她吧。”Shaw抓住Root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上帝,我是怎么了。”

 

 

“想要和Doc.Shaw一起去花园玩吗?”

Shaw抱起睡得迷迷糊糊的孩子。她的病情还在恶化,身体已经绵软无力了。对于Shaw的邀请,只能睁开眼睛点点头。

花园里病人不多,绝大多数都是忙里偷闲的医生和实习生。Shaw抱着Ann在石子路上面踱步,这孩子自从住院以后再也没有出过病房。医院给她配备了一个小轮椅,可是轮椅背后太硬了,总是会压迫到她背后的肿瘤,让她哭个不停。Shaw在忙完了上午的手术之后就打算带她出来走走。实际上,当她缝合完切口取下口罩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她就想要抱一抱这个小女孩。她当然知道自己已经很累了,但是她拒绝了Meredith的建议,没有让她代劳。

她想起这孩子一直没有父母在身边,比自己小时候还要可怜。

 

“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

当Meredith问起为什么爸爸妈妈没有和她一起来医院的时候,Ann这样回答。站在一旁的奶奶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转而变得很伤感。她的父母因为贩毒被抓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喜欢在花园玩吗?”Shaw抚过她渐渐因为治疗变得稀疏的金发,“Ann?”

“喜欢。”Ann贴在Shaw的肩头,Shaw只感觉一阵电流经过了自己的身体。这样纯真的,毫不掩饰的信任让她有点措手不及。每天在医院面对着经验匮乏的实习生和个个都是折腾人专业户的病人,已经让她心力交瘁。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Root从牵着Bear身后走上前来,细细打量着她,“很可爱。”

“她的神经母细胞瘤转移得非常快。”Shaw看着那张日渐苍白的小脸,“父母都是毒贩,自己这么小又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如果不移植,最多活三个月。”

Root静静听着Shaw的阐述。

“光听你的语气,你真像她妈妈。”她微笑着说,“我从未发现你的这一面。”

Shaw转过头,发现高个女人闪着光的目光。背上趴着的孩子已经陷入了又一轮的熟睡,花园恣意弥漫着各种新鲜的甜香,Bear因此显得很激动,总是不停地蹭着Root抓绳子的那只手,还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讨好地舔几下。Root一解开它的绳子,它便跑到花丛中去了。

“我只是不想看到她明明可以享受人生之乐,却要这样死掉。”Shaw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些东西,只好潦草地用这个词语带过。虽然脱口而出的时候她觉得有点蠢,可是面对Root温柔得快要化掉的目光,她也只能支支吾吾一阵子。

“人生之乐。”Root听到这个词语,在嘴里重复了一遍,“Shaw,你渴望人生之乐吗?你渴望的是拿起你的枪去扫射敌人的膝盖,对吗?过那些激情生活?”

“曾经是。”Shaw嗅着怀里的孩子软软的奶香味,那味道就像刚刚从手中放飞的小气球,飘飘忽忽地流溢出来,窜进Shaw的鼻腔里,“现在不是了。”

至于究竟是什么答案,Root并没有追究过。只是和Shaw一起站在花园里,看她抱着熟睡的小孩子,眉头皱得紧紧的。Shaw变得越来越暖意融融了。她想。

“嘿,Shaw。可以拉一下我的手么?”

前任特工脸上掠过淡淡的嫌弃,手上的动作倒是很快。她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拉着Root。

 

“Doc.Shaw,移植部说有适配的造血干细胞了。”

Meredith在Shaw为刚刚从花园回来的小孩盖好被子以后轻轻说。

“怎么回事?”

“是新来的那个棕发的实习生告诉我的,我去移植部查了一下,那电脑真是奇怪,今天忽然就有了配型成功的。移植源正从洛杉矶空运过来,再过两个小时就能收到了。”

Meredith说完后就准备离开,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扶着门框:

“Shaw,她告诉我们她是你妻子。我的意思是,我们邮箱里收到的你的那张满嘴培根的照片挺可爱的......她很漂亮。周末愉快。”

 

“啪”的一声巨响,Shaw咬牙切齿地关上了厚厚的病历。

门口的偷听几个实习生就像看见老鹰的环尾狐猴一样打了个激灵。

 

 


评论
热度 ( 265 )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