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DOLLHOUSE (三)

小驴屹耳:

DOLLHOUSE

 

【愚人节已经过去了我没有在开玩笑。傻白甜会有的但不是这一章。】

 

Chapter III

 

突然亮起的灯光过于刺眼,Shaw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她保持双目紧闭的状态又多站了好一会儿,试图澄清头脑里混乱的思维。Root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纠正她关于The Machine的不当表述,她从来都只是用一种“你说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的态度,翻个白眼,抛诸脑后。只是在这个时候,Root说过的好多话,似乎有个大的道理把可以它们贯穿起来,她开始迷迷糊糊地有一些懂了。

 

她睁开眼睛时,Finch已经俯身坐在Root的床沿上,他的肩和背挡住了Shaw的视线,她看不到Root的脸。

 

身后一股酸臭的味道让她知道John也走过来了。他绕过仍然定在原地的Shaw,走到窗前拉紧了窗帘。然后,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个人卫生状况太糟糕,不宜在这间洁净的卧室里久留,他默默地看了一眼Finch和Root,又退回到门口,轻轻拽了一下Shaw的衣袖。

 

“Shaw,这里暂时我们帮不上忙,不如先出去。”

 

他说得没错。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双手抖得太厉害。必须镇定。Root会需要她镇定。

 

她需要酒精。

 

John从吧台取了两瓶酒,递给Shaw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自己则拿了一瓶朗姆,走到尽可能远的一个角落里坐下。Shaw默默地坐在大客厅的窗台上,慢慢地喝完一整瓶。依稀晨光中都市楼宇的轮廓渐渐清晰。世界安宁静谧得近乎荒谬。

 

天光大亮的时候,有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上。

 

“这是Root的动作,”她想,“侵犯我的私人空间。”但这不是Root软若无骨的细手。厚实,温暖,男人的手。小时候父亲就用这样的手轻轻拍她的脸。她定定地看着窗外。

 

“Ms Shaw,我现在可以肯定地告诉你,Ms Groves的身体状况是平安的。”

 

她仍然没有转过头。她在这几个小时里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而且我可以确定,这场战争,我们赢了。”

 

我无所谓。我不在乎输赢。赢了又怎样?那个人没了。

 

“我想,Ms Groves在这段时间里的秘密计划,是将她的全部核心代码复制在了自己的意识当中,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看来她成功了……”

 

拜托,改一改你这个新毛病,不要称呼你的Machine为“她”。只有一个“她”。“她”已经不在了。

 

Finch好像听到了她的想法。“……然后,当她能够确定Samaritan碎片化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然在这个时候,The Machine也已经崩溃……”

 

谢天谢地,称谓终于搞清楚了。

 

“……Ms Groves在这里,通过仅存的一条通道,将核心代码重新录入……这条通道是没有开启过的闭路系统,Samaritan不曾察觉。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双方都已土崩瓦解,TheMachine却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开始系统重建……这足以最终摧毁Samaritan。”

 

Finch的声音在颤。“我所说的,那个不能演算,只能期冀的奇迹,只是我没有想到它是以这样的形式发生……”

 

如果这个时候转过头去的话,会不会看到花岗岩流泪?

 

John从他盘踞的角落站起身,走到窗前来。“Finch,我没有听懂。我们赢了,那Root呢?”

 

“这意味着,Ms Groves,Root,她的意识、记忆、人格,‘她’,也被输出……因为没有办法将二者区分开。Samantha……”Finch哽咽,“她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将自己和系统融为一体。她早就预备着这个时刻,她可以用自己……救The Machine,也最终确保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她肩上的温暖消失了,那只手掌撤回去拭眼泪。“我只知道她够疯狂,但我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我很抱歉,Sameen,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不是那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世界观,如果我可以早一点意识到,不妨从她的角度看一看问题。我本该能够预料得到。或许我有办法说服她,阻止她。”

 

她在心里冷笑。你做不到。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或许我能。或许我可以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止是那台该死的机器需要她。

 

爱她。

 

虽然我感觉不到爱。但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让她感觉到,那个人必须是我。

 

错不在你,Harold。看你那难受的样子,何必。不如你的内疚都分给我。Sameen Shaw才不会被内疚这种愚蠢的情感折磨。

 

“但是Root还活着,The Machine还活着。还有希望,不是吗,Finch?”

 

“John,依我的判断,The Machine的重建前景难以预料。与最初的情形不同,现在除了核心代码尚存之外没有任何的硬件支撑。但是,没错,她还活着,不止是身体,还有,‘她’,Samantha Groves,Root。只要The Machine还在,她就在某个地方活着……”

 

Shaw不想再听。她站起来,转身向卧室走去,进屋反手关上门。熟悉的四壁和织物的味道,温暖地环住自己和眼前安睡的人。“倒是睡得香得很呢,”她想,“天使在天堂里睡着,就该是这幅模样。”

 

自己也需要也好好睡一觉。万一是场梦呢?醒来一切恢复正常。

 

Shaw无法再拒绝自己对那张床榻的渴望,终于爬了上去。果然是张舒服之极的床,难怪Root每次在这里窝着都一幅心满意足的样子。

 

她侧转身去,背对着Root。这个时候她注意到床头小柜上放着三个信封。她拆开了写着自己名字的那一个。如果不是疲惫已经侵蚀骨髓,她大概会笑出来。可该我Sameen Shaw抓着一个取笑Root的机会。

 

这么聪明漂亮的人儿,字写得也太难看了吧。

 

也不奇怪,脑子好使,不用记,这人从小就没怎么用过纸和笔。她只敲键盘。

 

Sameen, pls understand. This is something I have to do.

 

***

 

TBC……

 

 

【这个故事的篇幅远远超越了作者最初的设想,迟迟让大家等待发糖我很抱歉!】

评论
热度 ( 139 )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吏夫海洋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小驴屹耳
  5. R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6. 知足の小草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