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DOLLHOUSE(十三)

小驴屹耳:

原创/无差/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主要角色ooc(成年人格暂时性丧失)


耳朵看完了421,非常担心下一季狠心的编剧甩过来一只冬锤(哪怕是只双面锤)。所以,趁着冬天还没来,先给自己储备好足够多的糖。让锤子暖到底。

 

***

 

Chapter XIII

 

“冷静了吗?”John拿着绷带卷在她身边坐下。“我看一下你的脚。”

 

“不用。没有骨折。”Shaw弯下腰去轻轻揉了揉剧痛的右脚大脚趾。肉体的疼痛暂时转移了她的愤怒,呼吸和心跳都已经平稳了许多。“我再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一拳把我打晕的居然是你,John。”

 

“抱歉,你没有给我别的选择。”

 

Root曾经说着同样的话,背后下手,将针管扎进自己的颈部。想到这个画面令Shaw气短。

 

“Shaw,我完全理解你的愤怒。不过,你这个爆脾气,必须改一改了。”

 

“我一直这样。挺好。”Sameen Shaw就是靠着这个活着的。不得不说,刚才被点着的那一刹那,生命力骤然迸发的感觉很是享受。

 

“可现在不同了。”

 

“哪里不同?”

 

“Sam就是不同。现在你要考虑Sam。你可以不管什么机器,不管Finch,甚至可以不管Root。我们都是成年人,自己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但Sam不一样。”

 

Shaw哑然。她纵有一万句反驳,都被这一条理由逼得倒咽回肚子里去。

 

John从客厅里的大沙发上站起身,到吧台取了一杯波本威士忌递给她。Shaw接过酒来小口小口地抿着,尽量延长时间,将灼烧五脏六腑的酒精缓缓融入自己的血液循环。

 

“她……还好吗?”

 

“午睡已经醒了。仍然很安静。”

 

Shaw放下已经倾空了的酒杯,企图起身。头还有些晕,John下手够狠;右脚的疼痛已经从脚趾扩展到脚踝,但直到她尝试站起来,才发现整条腿都是麻的。她晃了一晃,重新栽进沙发中。

 

“至少先让我给你敷个冰袋。”John的语气放柔和了。

 

她需要这个疼痛。“真的不用。把病室里的拐杖拿一根来给我就行。”

 

架拐杖,还是Sameen Shaw有生以来头一遭。没有让Root看到这一幕被她取笑,就算自己走运。她试着迈了两步。瘸子的生活不容易,她对Finch有一点点同情心了。

 

那个瘸腿男人此刻正坐在Sam床侧的一张椅子上,听见Shaw挪进来,僵硬地转过身子,沉下脸来看着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抱歉,Harold。”

 

“你不用跟我道歉。请你向Sam道歉,向Ms Groves道歉。你一脚把系统重启的进度踢得倒退了3个百分点。若不是John就在你身边,你完全有可能把我们所有的工作毁于一旦!”

 

Shaw从未曾听到过这位老者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讲话。HaroldFinch真的被激怒了。

 

“……我都无法估算这可能对Root造成的伤害!我一开始就警告过你,你不具备承担这项工作的基本素质,我可以想别的办法,请你不要添乱。是你信誓旦旦地说……”

 

再不能够因为自己的固执和暴烈,让别人认定没有别的选择。“我知道是我错了,Harold……”Shaw倚着拐杖将自己挪到床的另一侧,鼓起勇气对上Finch镜片后射过来的寒光。“我请求你的原谅。请你……允许我跟Sam单独待一会儿。我有话对她说。”

 

二人的目光在Sam的床榻上方锁住,僵持。这显然让半坐半卧靠在床头的Sam不舒服,她略直了直腰,看看Finch又看看Shaw,大半天以来第一次张口,说出了似乎是她唯一记得的那个字:“Sameen?”怯生生、带有询问的声音教Finch和Shaw同时愣住。Shaw低头看见Sam如同清晨那样试图向自己伸出胳膊,这一次她接住了Sam的手。

 

“我相信Shaw,Harold。”站在门边的John低声地说。

 

Finch犹豫了半天,终于悻悻然站起来,如一根歪斜的木桩那样转身走了出去。John在他身后轻轻地拉上了卧室的门。

 

Shaw放自己在Sam的床沿上坐下,把她的两只手都拉在自己怀里。纽约似乎即将迎来一场初秋的冷雨,Sam的手此刻冰凉冰凉。John说得没错,就算谁都可以不考虑,也必须想到Sam需要自己,除了自己没人能照顾好她。纵然Finch有一颗圣父心肠,而John在男人当中也可算是细致和耐心的典范,到底还是粗心,不知冷热。Finch在这里坐了许久了吧?都不曾想到要为Sam加一件衣服。她扯过床头搭着的一床线毯,裹住了Sam的背。

 

诚实是必须的,哪怕Sam什么都听不懂。何况眼前的Sam——如果Finch说得不错——带有一丁点儿的Root。或许Root就在某个地方听着她说下面这一番话。

 

自己从不曾对Root彻底诚实。所有的隐瞒和躲藏,也许都只因为自己未曾让对方看到其他的选择。

 

“听着,Sam,Root,无论你是谁,在哪里……”她一只手仍然将Sam冰凉的双手捂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捧住了Sam的脸。“我理解,为什么你这次回来,会有……那么一点不同。”

 

“……我想我其实早就理解。只是我没有对你、对自己诚实。”

 

“你看到了一切,对吗,Root?这里,此刻,你在某个地方,都能看到。”

 

“你早就设想过今天。那个时候你怕我困扰,所以选择沉默,什么都不跟我说,自己一个人哭……”

 

“不对,我又不诚实了。我知道你怕的不是这个……”

 

“你是怕我根本连困扰都没有……那才真正教你伤心……”

 

“但你现在都看到了,我……很难受的……”

 

“……可你又不忍心看我难受,是吧?所以你要Sam疏远我。真不必啊,我的困扰又不是这几天的事。我藏得好吧?好几年了,聪明如你也不知道……”

 

“……你整个人就是个巨大的困扰,Root。从认识你那一天我就没过过安稳日子。所以,都怪你……你怎么这么烦人?”

 

“可我宁愿有你在这里烦我,Root。我就爱被你困扰……”

 

“若你听见了,你让Sam抱一下Sameen,好不好?”

 

她稳了稳心神,静静等了一会儿。Sam纹丝不动。莫非真如Finch责难的那样,自己一脚踹飞了所有希望?

 

“Root,求你,如果听到我的话,求你让Sam抱抱Sameen……我……真的很需要……”

 

Sam只是愣愣地看着她,清澈的眸子里似乎慢慢升腾起一层水汽。不过,完全有可能只是那双眼睛本来就有的水灵,更有可能根本就是险险悬在自己眼眶里的液体在作祟。Shaw没有掉泪,但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

 

轮廓不清的Sam又坐直了一些,几乎完全挺直了腰。然后,异常缓慢地,轻轻向Shaw靠过来,把头倚在了她的肩上。

 

她这才反应过来,Sam的两只手始终被自己紧紧按在怀中。

 

Shaw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开怀地笑是什么时候。她猜自己若能照得见镜子的话,此刻的笑模样一定又傻又裂,跟Root一样。“我是得有多笨,Root?没有你这个聪明人在旁边刺激我,我的智商真是急转直下。”

 

“快回来吧,任你怎么困扰我。”她松开那只手,用双手扳住Sam的脸,放纵自己尽情地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每一个吻都啪啪作响,Sam的两个脸蛋儿很快便被亲得通红。她似乎害羞地笑着,软绵绵的双臂绕过来环住了Shaw的腰。

 

Shaw用尽全身的力气束缚住自己不要去索取Sam的唇。意志和欲望的剧烈撕扯令她哭笑不得。

 

我这都是自找的,她想。我求你回来困扰我,你倒真是来得快!

 

 

TBC ……

 



评论
热度 ( 216 )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