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DOLLHOUSE(十五)

小驴屹耳:

原创/无差/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主要角色ooc(成年人格暂时性丧失)


422,请放马过来!

 

***

 

Chapter XV

 

简单地查了一下Yelp,纽约城有一家声誉不错的炸冰激凌街口小店,在下城区市政公园的西北角。

 

Shaw有些犹豫。她们一直以来活动的范围不出上东区,集中在中央公园、大都会博物馆、古根海姆美术馆一带。Finch可能不会同意她一个人带着Sam往Downtown跑。

 

那家小店的名字就叫做Sam’s。这简直是不去不行了。[1]

 

与其被Finch断然否决,不如先不教他知道。但数次激怒Finch的教训也让Shaw变得比以往谨慎许多。John上午出城办事去了,指望不上。她想到了Fusco,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20分钟后,Fusco开着警车与她在公园出口回合。看见Sam,Fusco笑得很温暖。“Sameen今天把你打扮得很漂亮啊,Baby Nutella!”其实Sam只穿着最普通的深紫色帽衫,牛仔裤,扎着小姑娘的马尾辫。她的头发已经比一个多月前长长了许多,Shaw想起来吃完冰激凌或许应该带她去理发。

 

“Cocoa Pa!”Sam毫不犹豫地回了一嘴。

 

“你才是Cocoa Puffs呀!香蕉脆玛芬,巧克力麦片!”Fusco又伸出胖手来拍她的脸。Sam吐了吐舌头,躲到了Shaw的身后。

 

Sam与Fusco之间有一种奇妙的温馨气场,教Shaw捉摸不透。

 

大概因为Root自幼缺失父爱。

 

“你们去吃什么好东西,我也得要一份,”Fusco装出气鼓鼓的样子说,“堂堂的纽约精英,随叫随到,给两个丫头片子当司机。回去我们队长还不知该怎么训我。”

 

“如今我们可是软弱良民,保护我们不正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吗?”

 

“尊严还是受到了伤害,我需要赔偿。”

 

“你只管找Sam的叔叔,Whistler教授,他可宠着Sam。”这倒不是瞎说,以两天前古根海姆游的情形来判断,Sam就是Finch的掌上明珠。“你只要把Sam哄高兴了,就可以从Whistler教授那里骗得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当警队长,这样无论我出来干什么都没人管我了。这事儿书袋先生能帮忙吗?”

 

“我让Sam晚上回去帮你说一声。”

 

“那可就太谢谢了。最好,让我那个搭档再回来上班,听我发号施令。”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交换着轻松的玩笑,不多一会儿,三个人都已经各自捧着一纸杯的油炸冰激凌,坐在市政公园的一角开心地吃起来。这玩意儿果真是Root的喜好,她连小勺都撇在一旁,就快把整张脸扎进纸杯里去,呼哧呼哧地吸吮,那声音……直教Shaw都替她害臊。好在她们此刻是在户外,车流和行人的噪音稍稍淹没了Sam发出的贪婪声响,而唯一坐得近的Fusco,注意力全在自己的那只纸杯上,也吧唧吧唧毫无吃相。

 

Sam几乎将整团冰激凌吮完了,才抬起头来心满意足地冲着Shaw笑。她的唇圈、鼻尖和下巴上都沾着奶白色的香草冰激凌和金黄色的玉米粉,在阳光下闪着一层迷离的光晕,教Shaw看得呆了。她的第一反应是用自己的舌尖去舔,挣扎了十几秒,才最终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替Sam擦干净。

 

十几秒的分心。特工的大忌。

 

一个熟悉的浑厚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香草口味,并不是这家店子最好的炸冰激凌。下次你们可以试一试绿茶,Agent Shaw。”

 

这个声音教Shaw浑身的汗毛孔瞬时全都炸开。催化剂靛蓝5A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她自己的纸杯和刚刚替Sam擦完脸的纸巾都掉在地上。Shaw条件反射性地去摸腰后的枪。摸了个空。她已经许久不佩枪。每次带Sam出门,Finch都严格禁止她携枪。“你现在必须做遵纪守法的市民,Sameen!只有这样才能保护Sam的安全。”

 

但她脚踝处的裤腿里还藏有一把匕首。身边到底还有Fusco在。这令她对上来人的目光时,并不至于心虚。

 

熟悉的魁梧身躯如一个巨大的黑色高塔立在她面前。Control。

 

Shaw侧移了一小步,将仍然坐着的Sam藏在自己身后。她能感觉到Fusco也站了起来,护住了Sam后背。她迅速向四下里看了一看,没有看到Control的特勤人员,只在较远的街角处看到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显然是政府工作人员,但并不是特工。

 

眼前这个壮硕的老女人比记忆中的形象要瘦,白发多得扎眼,但她高大的骨架仍然有一股威严的戾气,从头到脚散发出来。“放心,Shaw,我现在已经不是Control了,没有小股特工队伍跟着我。那两个人只是一般文员。”

 

Shaw咬牙切齿。“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Agent Shaw,恋爱中的人果然是会把家国大事抛在脑后。你忘了这几天是什么日子了吗?我是来纽约出席纪念活动的。”她指了指身后,沿着那个方向继续往下城走,就是自由塔。“他们现在也只让我做这种虚事了,在礼仪性场合露面一下。”高大女人的神情颇有些落寞。

 

“Sam’s的炸冰激凌,我女儿Julia很喜欢。看来,也是Ms Groves的最爱。”

 

这场遭遇莫非真的只是巧合?

 

但是,Control此刻是何意图毫无意义。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摧毁了Root的健康。Shaw的耳朵里又响起那天疯狂叫嚣的警报器,她将微微颤抖的手攥紧为拳头。仇恨是一股辛辣酸苦的味道,从她的腹腔里升腾起来,一路涌上胸膛和喉管,直至她的嘴里充斥着血的滋味。

 

若不是Sam害怕血,她恨不得当场掏出匕首割断Control的喉咙,哪怕身边就站着一个纽约警察。

 

“我刚才站在那边看了你们一会儿了,Agent Shaw。毕竟,我也是一个女孩儿的母亲。我能看得出来Ms Groves有些不对劲。”年长女人仍然用平缓、低沉的语调慢慢说着。“我不知道这几个月来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我大致能猜到一些。要知道我与The Machine、与Samaritan,都打过交道。”

 

“我们走吧,Shaw。”Fucso在身后低低地说了一句。

 

Sam也已经站了起来,从背后拉住了Shaw的衣角。“Sameen,回家。”

 

这使得Control的目光从Shaw脸上移开,越过她的肩头,落在Sam的脸上。Control与Root身高相仿,Shaw能想象出来她们二人此刻正平等地对视。Control似乎想往前迈一步更仔细地看。Shaw左手在身后牵住了Sam,右手抬起挡在身前,在自己与Control之间架起一道屏障。“不要过来。”

 

年长的高大女人站定了。“我没有恶意,Agent Shaw。我马上就走,我的人还在等我。但是,既然在这里巧遇,不妨请你给Harold Finch带一个口信。”

 

“我不为你工作。”

 

“可你为他工作。相信我,Finch先生,以及Groves女士,会想要知道我的提议。”

 

“我们没有兴趣,请你马上走开。”

 

Control的嘴角略扬了一扬。“我知道,Samaritan已经被你们摧毁。为此我要真心地感谢你们。这也意味着,The Machine是这场战争的胜方,如果它侥幸存活下来了的话。”

 

“跟Samaritan一起死翘翘了。早就该死,狗屁机器。”以真乱假。Shaw希望后半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能为前半句谎言赋予足够的欺骗性。

 

Control到底是Control,她看来没有上当。“AgentShaw,这些年来,事情的发展,脱离了我的……‘控制’,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但是,无论你相不相信,我是真诚地希望你们赢。”她再度侧身指了指自由塔的方向。“我不可以坐视我的国家受到伤害,在我知道我本有能力阻止的时候。所以,请你把我下面这个提议,带回给Finch先生。”

 

Shaw不愿意再听。她已经能够确信此刻的Control并不构成直接威胁,她只想尽快带着Sam离开这里。

 

“请问你们是否愿意,用相关信息的获知途径,换取Ms Groves的健康?”

 

Shaw已经转身,听到这句话,钉在原地僵住。

 

Sam上前半步搂住了她的腰,靠在她的身上。“Sameen,回家。”

 

“你不想知道我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吗?”

 

Shaw紧紧抱住Sam。此时此刻她整个人在漩涡中激荡,惟有臂膀中这个瘦弱的身体是她的中流砥柱,将她稳住,令她能够用冰冷的、毫无起伏的语调回答老女人的挑衅:“你对她做了什么,我全都知道。”

 

“但你不知道我们有修复这种伤害的手段。”

 

狂喜如闪电一般击中Shaw。随即她意识到自己竟然不假思索地全然相信Control,惊出了一身冷汗。

 

Control的声音里仍然是一贯的、目空一切的傲慢。“你们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但终究只是个人,一些实验是需要有体制支撑的,我们做得到这一点。而且,请你相信我下面这句话,这个世界上既然有人造出了The Machine,造出了Samaritan,一定就会有其他的人尝试造更多、更强的AI。你们的机器,绝非高枕无忧。我们应该结为盟友,并非因为我们情投意合,而是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Sameen,回家。”一个声音贴在她的耳侧轻轻地说。不是Sam稚嫩的童音,这是Root低沉、坚定的声音。

 

Shaw苦苦挣扎。当对方放在桌面上的交换物是这个世界上她最想要的东西时,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哪怕是个圈套,是个骗局,她无法不去尝试。她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何况是她本就不在意的号码信息。难道她们为“相关信息”所做的牺牲还不够吗?Finch奉为至高命令的良心,John挚爱之人的生命,自己特工生涯中唯一信任的搭档,都已经给了那台机器。它甚至取走了Root的灵魂。凭什么?凭什么Sameen不可以用这个只知索取的黑洞来换Sam的平安?

 

“Shaw, calm down and think.”Root的声音在另一端拉扯她,命令她冷静、镇定,缜密思考。不是作为Sameen,而是作为Agent Shaw。Control不值得信任。即便Control作为个人可以信任,她代表的那个庞大国家机器如何被恶扭曲,Shaw有切身的惨痛教训。

 

“我理解,能做这个决定的人并不是你。所以,我今天唯一请求你做的,就是把我的善意转达给Finch先生,请他慎重考虑。毕竟,我相信他想要这个东西,并不弱于你。我已经半退休,但你的老东家仍然保留着我的办公室。你知道怎么找到我。再见,Agent Shaw。”

 

TBC ……

 

***

 

注[1]:这家小店真的存在;真的叫这个名字;耳朵跟店家真的不认识;真的不是在打广告。

 



评论
热度 ( 156 )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吏夫海洋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小驴屹耳
  5. R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6. 知足の小草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7. 木可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