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DOLLHOUSE(十六)

小驴屹耳:

原创/无差/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主要角色ooc(成年人格暂时性丧失)


***


Chapter XVI


回程的路上,Shaw与Sam坐在警车的后排。十分钟前Sam享受冰激凌时一脸的红润与愉悦消失不见,整个人发蔫儿,软软地歪倒在Shaw的肩头。Shaw测了一下她的脉搏,不出所料地在如脱缰野马一般狂奔。她侧过身来背靠车门,胳膊穿过Sam的腋下,将她拖过来,以半卧的姿势倚在自己胸前。

 

Shaw终于明白了。刚才耳畔那个提醒她冷静思考的Root的声音,不是自己的臆想。就在市政公园,她们与Control对峙的那个场景中,最后的约莫十五秒钟,靠在她肩头的不是Sam,是Root。

 

“The Machine is a life,”她曾不止一次听到Root这样说。“她不只是一堆数码,Sameen,她是活的。”每次Root说到这里时,眼睛里会闪现一种教她感觉有点复杂的东西,但Sameen Shaw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竟然嫉妒一串0和1。

 

“也很贪吃。她需要很大的能量,她的胃口要比你大得多,Sameen。”Root指着她盘子里的牛排,冲她挤了挤眼睛。

 

“The Machine也要吃东西吗?”

 

“当然。全美国的电网只怕都是她的盘中餐。她对我讲话的时候,可不只是我耳朵里的一个声音。”Root说着话便伸出自己的右手来,覆住了Shaw放在桌面上的左手,手指扣住Shaw的手腕,紧了一紧,“我能感受到她的生命力,就好像我现在跟你讲话,能够摸到你的心跳。”微凉的手又撤了回去,拿起叉子继续拨弄自己盘子里的沙拉。

 

“不会电着你吗?”她自己有一点点触电的感觉。

 

“会啊。她第一次跟我讲话时,我整个人简直要被电晕过去。Analogue Interface可不那么好当呢。”Root笑得一张脸都裂开了,眼睛里火花儿直闪。没错,Sameen Shaw确实嫉妒机器。

 

那个时候她把这一切当玩笑。现在看来,那玩笑里有真实的内容。

 

一切都说得通了。数据流,脉冲,震荡,电涌……这些Shaw此前不曾细想的、关于机器和它的模拟界面的技术细节,正是二十天前那场几乎要了Sam性命的突发心衰的起因。瞬时的强烈能量冲击,令这具受损的躯体无法承受。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他们始终再未观察到Root的苏醒。

 

直到今天。威逼利诱之下,自己的判断严重混乱,Root才冒险再度出现,将她从一个危险的错误中拉了回来。

 

然而,这也正意味着她必须认真考虑Control的提议。Sam整全的健康,是Root能够回到她身边的前提条件。

 

Control所说究竟几分真几分假?就算是真的,Finch会同意这个交换条件吗?Root会同意吗?她全无把握。

 

“Ms Shaw,你们现在在哪里?”耳机里传来Finch焦急的声音。

 

“Sam跟我在一起,我们在回安全屋的路上。”

 

Finch似乎松了一口气,语调中的紧张却并未消失。“一切都好吗?机器监测到……异样状况。”

 

“Fusco正开车送我们回来,马上就到。”斜倚在她怀中的Sam,脉搏已经回落到可接受的范围。她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放心,Harold。”

 

“好的,尽快回来。注意安全。”Finch断开了联络。

 

她从后视镜中看到Fusco正在仔细打量她的脸。Shaw努力地微笑了一下。“Lionel,谢谢你。”

 

Fusco点了点头。“Anything, Shaw. For you and Nutella.”

 

Fusco将她们一直送到公寓门口。“我就不进去了,还得赶回警局,”他轻轻捏了捏Sam的脸蛋儿,“Sam,你要好好的。”

 

Sam靠在Shaw肩上冲他淡淡微笑。“Linol. Sank you.”

 

Fusco吃惊地瞪大了眼睛。Shaw也愣住了。倒是Fusco比她先回过神来,摸了摸Sam的头。“乖,下次我还带你们去吃炸冰激凌。”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Shaw,转身离开。

 

她刚要伸手去按门锁密码,门已经开了。Finch一定是急令John赶了回来,两个男人正站在门厅内迎着她们。John看了看无精打采的Sam,没有说话,将她从Shaw的肩头接过来,抱回了卧室。Shaw跟进去,看着John把Sam在床上放好,走过去替她盖上毯子,抚着她的额头问:“Sam,Sameen要去跟Uncle Harry和John说些事情,你自己乖乖睡个午觉,好不好?”

 

Sam安静地点头。她的脉搏基本上已经恢复正常,只是脸上仍然缺乏血色。Shaw想了一想,还是把已经在床头闲置了大半个月的监控仪全部打开,一一连接好。

 

三个人走回客厅。“刚才发生了什么了?”Finch扶着餐桌慢慢坐下。“机器提示……”

 

“Analogue Interface激活,是吗?”与其听Finch说出这两个揪心的词,不如自己开口。“半个小时前。Root回来过,大约十五秒钟。”

 

Finch有些讶异地看着她。“不错。你是怎么……?”

 

“我亲身经历。Fusco也在场。我们在Downtown遇到一位老熟人,Control。”

 

Root的声音还在耳畔回响。Calm down and think, Shaw. 

 

她发现自己出奇地平静。“我相信只是偶遇,Finch。她从自由塔那边过来,正碰上我们在市政公园里吃冰激凌。”

 

Finch沉默了一会儿。“既是偶遇,为什么会发生模拟界面激活?”

 

Shaw把上午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Control的原话,Root的提醒,Sam的反应,一直到她们回到安全屋门口时Sam对Fusco说的话。十五秒。除了劝住自己不要轻举妄动,Root还教会Sam说“Thank you”。

 

Finch摘下眼镜放在桌面上,低头扶额,静默不语。

 

“我现在都理解了,Finch。上次Sam心脏衰竭,以及此次她身体的反应,只有一个解释。Sam的身体不足以承受‘模拟界面’激活过程的能量冲击。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Control的提议。当然,我们必须先确定她说的都是真的。”

 

Finch仍然没有抬头,也不说话。Shaw望向一旁的John。John也正定定地看着她。她用眼神向John求助:我需要你的支持。John缺乏表情的脸上闪过同情与无奈,转开了目光。

 

Shaw咬紧了嘴唇。自己是孤立的。Finch显然并未打算让渡机器的信息出口,而John,若必须在Shaw和Finch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会站在Finch一边。

 

两天前的古根海姆,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除了Shaw,没有人真地爱Root。没有人撕心裂肺地想念那个道德沦丧的顶级骇客,洗心革面的雇佣杀手。那个教人恨得牙痒痒的神经病,若能就此消失不见,天下太平,皆大欢喜。

 

Finch需要的无非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挽着他的手臂,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听他滔滔不绝地说没人能懂的废话。温顺乖巧的Sam比喜欢挑战他的Root更合Finch的心意。

 

Shaw, calm down and think. Calm down and think.

 

不可以发怒。不能再如上次那样暴躁地去踢踹Finch的工作台。不是Finch的错。不是John的错。不可以向他人转嫁自己的挫败感。

 

Calm down and think. 

 

可以去杀了Control。就说自己捎来Finch的回话,进入她的办公室,用脚踝上绑着的匕首,直取她的咽喉。但不能伤害机器或Finch。自己不在乎,Root在乎。这些人和这台机器的安全,是那个人拿命作赌注押来的。

 

Calm down and think. 不怪Finch。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义务无条件地爱另一个人,舍得用一切去换她的安好。

 

除非爱主动来将他们俘虏。

 

Finch爱他的机器,那才是他的亲生骨肉。不是Sam,更不是Root。

 

Calm down and think. 我要Root回来,无法求助于任何人,要靠自己。但是Control要的是The Machine,不是再多一个特工。那个组织不缺特工,即便精英如催化剂靛蓝5A号。

 

怎么办?怎么办?Calm down and think ……

 

Finch终于抬起头来,重新架好眼镜。“非常抱歉,Sameen。即便真的如Control所说,他们确实掌握修复伤害的手段,这个交换条件,我……无法答应。请你不要怪我……狠心……”

 

Calm down and think. 怪自己。Root被Hersh的子弹击中倒地时没有去拉她一把,而是轻易地转身离开。催化剂靛蓝5A号在那一瞬间选择了服从残酷的特工训练灌输给她的职业准则:使命高于人。心会败坏头脑,情感只是拖累。那个时候的Sameen Shaw,只有头脑,没有心。

 

“……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Sameen,希望这能帮你理解我的决定。”Finch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工作室,Shaw听见保险箱开锁的声音,接下来是一阵沉默。Finch似乎是在里面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等他重新回到客厅时,手里拿着一个叠得整整齐齐的信封。

 

那个晚上他们在安全屋找到Root时,床头柜上有三个信封。

 

给自己那张字条上写着:Sameen, pls understand. This is something I have to do. 

 

她从未问过另外两个信封里装着什么内容。压根儿想都没有想过。羞愧啊,自私狭隘的Sameen Shaw!Root的一颗心要比自己的大得多。

 

Finch的手微微颤抖着,将信封递到她手中。

 

打开信封,取出字条,Root歪歪斜斜难看的笔迹再度呈现在眼前。

 

Harold, this time, set HER free.

 

TBC ……

 

***


PS: 抄录近日读到的一首小诗,私以为简直无缝贴合《DOLLHOUSE》这个故事里的Shaw:“直至我纯粹得、让你不得不出现”。


【钥匙提前在我心里转动】

作者/寒烟

 

钥匙提前在我心里转动

它触动了什么——

阳光像鸟儿一样逃匿,日子

被我的脚步摇荡成一个个迷宫

 

在不同的面孔里,我看见你

我闭上眼睛,对着空中转动的光束

——这不为人知的喂养

这几乎让我失明的光

 

握着这钥匙就像握着一个

秘密的劫数:还有多少路口

等待我迷失,直至我走投无路;

还需要多少暴徒才能把我洗劫一空

直至我手中只剩下最后这把钥匙

 

直至我纯粹得让你不得不出现


评论
热度 ( 203 )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