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肖根) 一个梗 (13)

门减:

红糖仍在制作中

分享一个防止文章被吞的方法。当你不知道哪里出现违禁词的时候,使用二分法将文章逐部测试,五次以内基本可以解决。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Shaw回到地铁站的时候,Root又在打沙袋。自从那天在医院里,Shaw嫌弃了一句她的近身格斗技能,Root就开始日夜不辍地练习起来。Shaw有些后悔说了那句话,因为Root打沙袋的声音吵得她不得安宁。Shaw其实很想告诉她,她的格斗能力并没有那么差,虽然在顶级特工眼里不值一哂,但对付普通敌人却是绰绰有余。 
 
不过,她也庆幸Root不是在对着电脑失神。Root有时会在屏幕前恍惚地撑着下巴,淡淡的忧伤揉碎在那掺杂着与忧虑与思念的神色中,Shaw每次撞见都会默默走开。 
 
Trop本来蔫蔫地趴在小窝里,他一听到脚步声,便摇着小尾巴,欣喜地向Shaw跑来。但他跑到半路却被飞速奔来的Bear撞了开去。两只小狗同一天丧母的经历没能让他们友好相处,相反,他们几乎水火不容。 
 
Bear那充满活力的强势姿态搏得了Shaw一个赞赏的微笑。“Good boy!”她蹲下身子,揉了揉Bear的小脑袋。Trop跌跌撞撞地跟了过来,与Bear相比他太瘦弱,只能乞怜地站在后面,排着队等待Shaw的抚摸。 
 
Root闻声停下了练习。Shaw很少在午饭前回来,特别是Tomas出现后,她时常和他泡在酒吧里。今天Shaw却回来得很早,Root高兴地笑道:“和墨西哥人谈妥了?” 
 
Shaw点了点头,虽然这次谈判并不愉快。当Dominic有意提起Shaw的原名时,对方一改倨傲的姿态,立刻答应了合作要求,而Shaw则在收拾掉 Dominic的理由清单上又多加了一条。Hersh让她继续留在俄罗斯人那儿,也算是个天然的掩护身份,于是她和Yogorov的生意合作便持续了下来。Yogorov的野心很大,墨西哥那边的毒品生意,他也想分一杯羹。 
 
Root走来接过她脱刚下的风衣,问道:“饿了吗?我买了你喜欢的那家熏火腿。” 
 
“不用了。”Shaw冰冷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意。现在离饭点还早,她受不了Root一见面就嘘寒问暖。Root没再提过Tomas的事,但Shaw倒希望她能一气之下飞去旧金山,也省得她在这儿锲而不舍地试图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 
 
Trop巴巴地转去Root那边,Bear却又将他挤开,在Root脚边欢快地打着转儿。Shaw有些不悦地看着Bear享受着Root的抚拍,这两只狗可是她带回来的,可Root一来他们就抛下自己了。不过,Shaw没想过Root会喜欢狗,她之前还担心过Root会对他们做什么奇怪的事。 
 
Root拍了拍Bear的后臀,她刚想摸一摸一脸期待的Trop时,Shaw却突然将他抱了起来。“他身上有寄生虫,洗完澡再碰他。”说着,便将Trop抱进了浴室,用刚买的药水给他洗拭毛发。 
 
Trop总是恹恹地趴着,吃得也很少,Shaw一只手把他握住的时候,只觉他又轻又瘦。 
 
“我们该把他养胖些。”Root斜倚在门边,似乎知道Shaw在想什么,“我试过莫扎特的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⑴,可惜对狗的效果似乎不怎么样。” 
 
她回头看了Root一眼,用一贯嘲讽地语气说道:“先管好你自己吧,瘦得像根电线杆。” 
 
Root翘起嘴角,俏皮劲又上来了,“是吗?新婚之夜时,你可比谁都急。” 
 
差点和Root发生关系,这是Shaw所能想到的最别扭尴尬的事。她像是被揭露了秘密的孩子,恼羞成怒地瞪了Root一眼,“我只记得结局是我差点掐死你。” 
 
Trop小得可怜,Shaw很快就把他洗完了。她关上水龙头的时候,Root从身后递来了一条毛巾。她走近了几步,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让Shaw有些好奇,她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让Root为难。Root看着Shaw认真地擦拭着手里的小毛团,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开了。 
 
Shaw把Trop抱出来的时候,Root正在升级监听系统,Bear自顾自地追着一个小球,看来母亲的惨死没有给他留下阴影。Shaw想起很久没有整理自己的枪支了。她一边拆卸着狙击枪,一边看着Bear精力旺盛地东奔西跑。Root就坐在那儿,涂着黑色油彩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Shaw能从侧面看见她若隐若现的小翘鼻尖。她第一次有种想就这么待在地铁站的感觉。 
 
可惜好景不长,Root又起身去打沙袋了。Shaw翻了个白眼,“啪”地一声将弹夹推了进去。Root打沙袋的声音非常有节奏感,Shaw只觉身体里的某种律动,正不由自主地改变着原有的频率,来配合这种节奏。她讨厌极了这种被牵着走的感觉,但追上这个节奏时,一种奇异的舒畅感蔓延到四肢百骸,让她无法摆脱。这正是她不喜欢Root打沙袋的原因。 
 
渐渐地,那节奏变得杂乱无章起来,Root每出一拳都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Shaw想起了每次她从酒吧回来的时候,Root就是这么打沙袋的。她一直在为什么事烦心吗?她刚才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件事吗?Shaw只觉血管里每一次搏动也跟着混乱起来,她越想越是烦躁。 
 
汗珠沿着Root下巴滴落,棕色的卷发凌乱地贴在脸颊旁,她的呼吸急促而紊乱,但Root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那天偷听到Anthony的对话后,她就知道Bruce对独生子的惨死仍不肯善罢甘休。虽然纽约没什么动静,但华盛顿那边几乎精锐尽出。Brotherhood将范围缩小到了包括旧金山在内的几个地区中,Root这几天一直暗中关注着Anthony的进度,他是个低调而有毅力的人,迟早会发现些蛛丝马迹。 
 
但她最烦心的并不是这个。 
 
“你这么练是没用的。”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飞摆的沙袋被一只稳健的手牢牢扶住,Shaw站在Root跟前,说道:“最好的方法是实战。”Root眼中那怀着一丝惊喜的明亮笑意,让Shaw立刻侧开了头。 
 
“对于你这种力量不足的人,反关节技是最实用的。”Shaw一丝不苟地讲解了几个动作。Root学得很快,她只看一遍演示,就能掌握几乎所有要点,Shaw只需稍稍纠正她的小错误。Root发现她在纠正姿势时,手总是和自己的身体保持几公分的距离,绝不碰到自己。 
 
到了演练的时候,Shaw就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Root的学习能力。她虽然很快抓住了Root手腕,一拖一折,将她手臂压在了背后,但Root应变奇快,不等她一招用完,抬腿便往她膝盖踢去。Bear突然跑过来焦急地吠叫着,他围着二人转了一圈,似乎不知道该帮谁。 
 
Shaw躲开她后踢的同时,给Bear发出一个回去的指令。她手上力道一松,Root便挣脱掌控。但她并没有急于脱离Shaw的力量范围,而是转身向她肘关节击去。Shaw一边和她拆着招,一边满意地点了点头。Root虽然实力不如自己,但机警灵敏,变招既快且狠。但她很快就发现Root神色开始有些飘忽,她虽然仍挂着那熟悉的笑容,但当她盯着自己的脸时,明显在考虑着什么。 
 
Shaw抓住她分神的空档,一脚踢在她小腿上,同时在她肋下毫不留情地来了一拳。Root闷哼一声,跌坐在地上。两只小狗都竖起了耳朵,紧张地看着她们。 
 
Shaw有些愠怒地说道:“在战场上分心就是找死。” 
 
她等了一会儿,发现Root仍是弯腰坐在那儿,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按着肋下。她低着头,Shaw只看见她棕色的卷发垂在一侧单薄的肩头,那消瘦的背脊因疼痛而微微颤抖着。 
 
Shaw蹲下身来,惊觉自己刚才太用力了。“Root?”她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惊慌,心中暗想千万不要是骨折。Mr. Finch可就是在这个地方,托付她好好照顾Root。 
 
当她伸手扶住Root肩膀时,突然看见那双低垂的棕眸中闪过一丝狡黠。Shaw心知上当,但为时已晚,下一秒她已被压在Root身下,一双手也被她举过头顶,按在地上。Shaw猛地用力抽出手来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因为她听见了一阵“滋滋”的电流声。 
 
Root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电击枪,脸上是那该死的嚣张而挑衅的笑容,“抱歉,你刚才说什么?”她那得意的声音像是沿着火焰闪动的曼妙韵脚。 
 
Shaw毫不惊慌,眼中反而闪过兴奋的神采,“学得不慢。” 
 
Root凝视着Shaw的脸,她盛放的笑容渐渐沉静下来。“Shaw”她听见一声轻柔的呼唤,不由地抬眼对上了那双琥珀般晶莹的双眸。“你接到过纽约以外的任务吗?”Root笑意未褪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认真,Shaw只觉那双眼眸直望进她心里。 
 
Root本来奇怪Shaw被逐出Brotherhood后为什么一直困居在纽约,直到今早,她从纽约十豹上敏锐地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小版块,才明白了Shaw从不曾提起的用意。她熟练地将报纸折了两折后,果然发现了一条讯息,“Wait for Me”。那是小时候Harold教给她和Hanna的,Root捧着报纸看了又看,心中不知是喜是忧。 
 
她想把这件事告诉Shaw,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她一向恣意而为,偏偏在这件小事上犹豫不决。Shaw近在咫尺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但当Root从毫无预兆的反击中回过神来时,Shaw 已翻身将她死死地压在地上。Root只觉咽喉被手臂用力抵住,她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二人也是这样的情形。 
 
Shaw沉默了两秒,面无表情地答道:“这是国家机密,你无权知道。”Root似乎料到了她的回答,Shaw只觉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多了些说不清的东西。 
 
当她新婚之夜走出房门的那一刻,Root就知道Sameen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太多太多。这些事,Shaw从来不曾多说什么。她救出Hanna的时候,不曾表明身份,她怕错过消息而留在纽约的用心,也从不曾提起,她为了帮两个陌生人而付出巨大代价,甚至不曾抱怨。Root仿佛从她冷淡的瞳仁里看到一个倔强的灵魂在黑暗中探寻着生命的本质。 
 
Shaw用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电击枪,她靠近Root的脸,按下了开关,“这次不用手铐了?” 
 
Root对那亮蓝色的火花视若无睹,“我想你喜欢更刺激的。”她直视着Shaw的黑眸,嘴角勾起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弧度。 
 
Shaw抵在她脖子的手臂渐渐放松。Root酥软而撩拨的嗓音及那带着柔光的灼热的眼神,使她同普通意义上的妩媚相去甚远,那渗入全身每一个毛孔的骄傲,令她即使在劣势下调情都显得颇有格调。Shaw明知她无论做什么都习惯性的带着三分挑逗,但当Root那样近的温柔笑容直击她眼底时,Shaw的心头还是邹起了几丝涟漪。 
 
Root感到几缕细碎的黑发轻扫着脸颊,甚至还有Shaw温热的鼻息。那深邃的五官让她忍不住想伸手抚摸,但她知道Shaw不会允许。Root按捺住了这个冲动,她不想破坏难得的亲密时刻,只是将手轻轻搭上了Shaw的手臂。 
 
Shaw的身子微微一僵,她拿开电击枪,双手撑在Root两侧。掌心传来的炽热和那让人深陷其中的琥珀色的眼波,仿佛在拉扯着她慢慢俯低身子。Shaw想起她们第一次见面时,Root装出的那副清纯娇羞的模样,她唇角不由微漾开一丝笑意,像是遮天蔽日的棕榈枝叶筛下的点点阳光。Root几乎不敢相信,她能从Shaw那儿得到一个只属于她的笑容。她的目光落在那唇角上,咽喉滑动了一下,喷张的血管中沸腾的占有欲呼之欲出。 
 
几乎同时,她感到Shaw的呼吸急促起来,那黑亮的眼眸中闪过如火的欲望,她那晚曾见过Shaw这样的神色。但这神色稍纵即逝,Shaw在俯下脸的那一刻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迅速直起身子,站了起来。 
 
Root感到Shaw的气息突然淡去,她撑起身子,只见Shaw有些狼狈地理了理衣领。Shaw忽听到几声响亮的犬吠,她心头如电光一闪,迅速恢复了清醒。她自问是个自控力极强的特工,刚才却差点做了件愚蠢至极的事,自己什么时候起竟变得这么没出息了? 
 
Root探究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Shaw躲开她的凝视,说道:“我还有批货没有检查。”Root还没说什么,她便匆忙地走出了地铁站,连外套都忘了拿。 
 
Root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才想起Hanna的事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还有关于自己的父亲…… 
 
Bear跑过来蹭了蹭她的裤脚,像是在为她们不再打架而开心。Root轻叹口气,抱着他坐到电脑前。Shaw并没有去俄罗斯人的地盘,那个方向是通往酒吧的。她不用再看下去,也知道Shaw去找谁了。 
 
Root关上监控,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折了几折的报纸。她思虑良久,终于在电脑上打下了几个单词。 






⑴ 坚持听该钢琴曲,可提高智力、数学能力及人体机能。

–––––––––––––––––

下一章差不多就要上车了,一家三口也终于凑齐了。

 

评论
热度 ( 102 )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