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肖根) 一个梗(21)

门减:

20




“他撑不过今晚了。”Root虽然迅速恢复了平日的神色,但Shaw还是看到了她眼底真实的悲伤。

 

情转直下的结果虽然令Shaw意外,但她更惊讶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竟会这么伤心。她蹲下身子,摸了摸Root掌下耷拉着脑袋的小狗,平静地说道:“按医生说的做,送他去安乐死。”

 

一直安静地趴在旁边的Bear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他围着Trop嗅了嗅,哀伤地呜咽了几声。

 

昨晚,医生让她们把Trop接回家时说过,如果熬不过今晚,他活下来的希望便很渺茫了。那时,Root还为他刚刚有所好转而怀有一丝希望。有过医疗经验的Shaw也说,事情也许会有转机。但事实证明,Shaw的经验似乎并不适用于动物。

 

上周起,Finch为了教系统筛选信息,而不让任何人插手,Root因此拥有了一段难得的清闲时光。但她发现Trop开始呼吸沉重,不愿走动,甚至看到零食也提不起劲。那时,Root以为是快入冬的关系。他平时最喜欢Root和Shaw摸他脑袋,但前天开始他就一直躲开两人。

 

Root意识到不对劲后,立刻将他带去诊所,但那时Trop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了。医生告诉她们,Trop呼吸很困难,血液里几乎没有红细胞,肾脏也开始衰竭。Shaw看了化验结果单,心中清楚,他恐怕撑不了几天了。

 

两人将Trop用厚毛巾包裹着,再次来到医院。Shaw在医生执行安乐死之前,申请了一小时的陪伴时间。

 

护士将他抱到桌上后就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两人一狗。Trop身上裹了张蓝色的小毛毯,小爪子上包扎着输液的针头。他呼吸粗重,几乎睁不开眼,只有腹部短促的起伏显示着生命的征兆。

 

宽大的桌子上,Trop瘦小得不像一只一岁多的小狗。两人看着他艰难地呼吸着,除了伤心不舍,还有对他的亏欠和来不及弥补的遗憾。尽管,Shaw仍是什么情绪也感受不到。

 

Trop刚捡回来时又轻又小,食欲也很差,灰白的短毛硬得有些扎手。Root经常笑着说他老是挂机,以为他天生就很安静。但其实不是,她回想起Trop有时候会无力地收回后腿,有时会呼吸声很大地抽搐几下,也许从Trop来到地铁站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与疾病痛苦地抗争,但两人却从来没意识到他在受苦。

 

Shaw知道Trop最喜欢被她们抚摸,每次抚摸他时,他都会发出满足愉悦的呜呜声。平时她抚摸Bear的时候,Trop也会走过来排队等待着她的抚摸。但今晚,Shaw和Root抚摸了他一次又一次,他已经不能给出任何反应了。他半眯着眼,只能偶尔转动眼珠看着两人。

 

Shaw知道自己一向偏心Bear,也曾不止一次地嫌弃过Trop的孱弱,她不知道他会不会为此难过。Shaw一遍遍轻抚着他的瘦小的身躯,希望能让他明白,她从未后悔养过他。

 

以前两人因为他身上有过寄生虫和跳蚤,从来不允许他舔舐脸颊。Root会在他鼻子凑近脸前时,及时将他抱开,而Shaw甚至很少给他踩上她腿的机会。每次当他看到Bear在两人怀里撒娇,舔着Root的鼻尖或是Shaw的脸颊时,都会歪着脑袋站在一边,用羡慕而可怜的眼神看着她们。

 

那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Root亲了亲他的小鼻尖,她不知道Trop会不会记住这个吻,但她会一直记得。

 

不久,医生走进房间,将Trop抱去安乐死。整晚几乎没有睁开过眼睛的他,突然睁开眼看着两人,医生走出房门的过程中,他一直那用让人心碎的眼神看着她们。短短的几秒,Root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珍贵。

 

她轻声说道:“我还想过一定要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她浅浅地笑了笑,“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Root脸上浮现出薄雾般的哀伤和自责,Shaw没想到她真会这么在乎一只小狗。她不知道的是,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Trop对Root而言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她曾对养这只小狗充满了从前不敢想象的美好期待,却没想到最后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Shaw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但又不想显得太关心她。最后只是淡淡地说道:“至少你没说过要把他送走。”而Shaw曾说过。

 

Root像是被她别扭的脸色逗笑了,“如果你想安慰我的话,Sameen,可以更直接一些。”

 

回家的路上,Shaw仍是平静地开着车,但Root看得出她情绪低落。她记得Shaw第一次把Trop抱回家时,他从臂弯中钻出小脑袋看着她们。那时,Shaw看着怀里小狗骨碌碌的眼珠中满是好奇和战战兢兢的神色,罕有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尽管Root和Shaw并没有花多少精力在Trop身上,但他从住进地铁站的第一天起就对她们十分亲近。

 

他总是一看见两人蹲下就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撞她们的腿,总是在Shaw摇晃着零食袋子时伸着舌头高兴地跑过来,总喜欢在Root敲键盘时温顺地蜷缩在她脚边,总喜欢趁Bear不在时,睡在他的大窝里伸懒腰。

 

Shaw回忆着这些,突然感到有些生气,就像Cole死去的那个晚上。她在乎的,或是本该在乎的事物都一个个离她远去,而她却无能为力。就连现在坐在身旁的Root,也注定会在不远的某一天永远离开她,而她同样什么也做不了。两人结婚已经一年多了,Shaw似乎每天都在等待着发生什么,心底深处却又庆幸着什么也没发生。

 

纽约流光溢彩的繁华夜景,向车窗后迅速闪过。Shaw紧握着方向盘,深踩了一脚油门。她心中正无比的烦躁,突然感到一个温暖的触感覆上手背。她身子一僵,几乎要沉溺在这份带给她安稳错觉的柔软中。

 

“Hey,Sam,我们可没在逃命。”Root又露出了那种调皮却让人安心的笑容,Shaw看了她一眼,沉默着放松了油门。

 

Root本以为Shaw会立刻甩开那只手,但那个沉着脸的黑发女人却默许了她的触碰。不过,Root没有高兴多久,Shaw便借着换挡不着痕迹地抽出了手。

 

车驶入唐人街的时候,行人和小贩渐渐多了起来,两人关着车窗也能感受到唐人街灯红酒绿的热闹与喧嚣。Shaw好不容易将车停在了路旁,没想到刚一下车,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Shaw,你们马上收拾东西,我已经安排好了去欧洲的飞机。”Elias急冲冲地走了过来,他少有那么严肃的脸色。

 

“出什么事了?”Shaw平静地问道。

 

Elias像是十分着急,他拉起Shaw便往地铁站的入口走去,“没时间了,路上再解释。”

 

Root只见过Elias几面,但却对这个Brotherhood开疆拓土的元老十分了解。如果有什么事能让一向沉稳老练的Elias这么慌张着急,那一定不只是Brotherhood遇上巨大变故这么简单。

 

Shaw甩开他的手,“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Brotherhood出事了?”她见Elias脸色捉摸不定,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紧张地问道:“难道是我父亲?”

 

Elias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抬眼说道:“John和沙特人的交易被发现了,他刚被人抓走,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清查Brotherhood,到时候你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Elias本是来纽约和John详谈Bently人事变故后的部署问题,没想到瞬息之间Brotherood就出了更大的变故。他没有告诉Shaw的是,John是在右肩吃了颗枪子后,被人强行带走的。

 

Shaw预感到了什么,她沉声问道:“抓走我父亲的人是谁?”

 

Elias看了眼紧跟而来的Root,“这不重要,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Root一见他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立刻识趣地说道:“我先回地铁站。”

 

Shaw见她走远才说道:“至少告诉我是哪个部门。”

 

Elias犹豫了一会儿,答道:“FBI。”

 

“我明白了。”事实上,Shaw明白了两件事。她知道了抓走John的人是谁,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做的那些事Elias全都清楚,这也是为什么他诸多遮掩。而此时,他不仅没有怪她,反而处处为她着想。

 

Shaw坚定地摇了摇头,“我绝不会走。”

 

“你留下也无济于事。过几天John就会被押送去FBI总部,等待高级法院的判决。”

 

“什么罪名?”

 

“叛国罪。”

 

Shaw愣了愣,看来对方是筹备良久,不把她父亲置于死地是不会罢手的。她思索了一番,淡淡地说道:“也许只有这个办法了。”

 

Elias还没细问,Shaw便先开口了,“你会回华盛顿吗?”

 

他点了点头,“半小时后的飞机,希望白宫里的政客朋友能帮上忙。不过,Anthony会留在这儿。”

 

Shaw看着他,冷静地说道:“放心吧,Elias叔叔,我不会有事的。”

 

Elias听她口气是坚决要留在这儿了,他知道Shaw一旦下定决心便绝无转圜的余地,只得沉默地看了她两秒,无奈地转身离开了。

 

Shaw刚一回到地铁站,Root便立刻问道:“Reese家出什么事了?”

 

Shaw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改变了主意,“收拾好东西,我需要你离开这儿一阵子。”她本打算按她一直希望的那样,把Root原有的人生还给她。但此时这个选择却带着一种奇怪的屈服感,而Shaw从不屈服。

 

Root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你不走,我也不会走。”

 

Shaw烦躁地瞪着她,“这件事与你无关。我留下是因为我终究是Reese家的一员,但你没有责任留在这儿。”

 

Root笑容尽敛,复杂的眼神中含着Shaw从未见过的愤怒,她正色道:“Shaw,你是我妻子,不要再说与我无关了。”

 

Shaw定定地看着她,像是下定了一个决心,“好吧,如果你真这么想报答我,就帮我一个忙。”

 

“任何事。”Root毫不犹豫地答道。

 

Shaw从台灯臂上取下那枚胸针,交到Root手里,“立刻把这个带去华盛顿找Hersh,口令是‘Adolpha’,之后他会交给你一个袋子。”

 

“里面是什么?”

 

“我的身份证明。”

 

“然后呢?”

 

“尽快交给Elias。只要你做完这些,你欠我的一切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Root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已经明白了Shaw的用意。如果和沙特人的交易划入了ISA的范畴,那么FBI将连过问的权力都没有。


“我会尽快回来。”说完,Root却仍是站在那儿,她紧握着那枚胸针,终于还是问道:“Shaw,你会对她怎么样?”

 

Shaw略微讶然地抬起头来,Root什么都听到了。短短几个字就让Shaw心中的怒火疯狂地蔓延着,她咬了咬牙,冷冷地问道:“你认为呢?”


-----------------------------------------------------

Po主亲身验证了一句话,人是可以忙成狗的。上周几个due撞在了一起,射击比赛也快开始了,所以最近几期的更新可能会不太稳定。不过作为一个良心po主,我会照顾到你们熊熊燃烧的抖M抖S之魂的。

 

 


评论
热度 ( 91 )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