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229

肖根一生推。

(肖根)一个梗(28)

门减:

27



半夜里,三楼的一间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人影顺着旋梯来到二楼。她本向着书房走去,但下了楼梯,脚步一转,又走去另一边。

 

来到第一个房间前,她却不由自主地止步。走廊上一盏灯亮着,天气寒冷,但那灯光却仿佛灼人。她站在那里,四下里一片寂静。隔着一扇门,她倾尽了耳力,也听不到房间内的任何声音,哪怕,听得到一点动静也好。

 

她知道不该再关心她的任何事,那正是她最擅长的。她也不能原谅一个在那种时候背叛她的人,哪怕那个人是Root。但她一站在门前,又不忍就这么走开。

 

另一名医生推门出来,见到她叫了声“Ms. Shaw。”

 

她却仿佛没有听见,只是慢慢走了进去。护士已经替Root将血迹清洗干净,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她仍旧昏迷睡在宽大的床上,轻厚的鹅绒被下,只露出张毫无血色的脸。

 

Shaw看了看床头的病历,几处外伤倒没什么,但严重的是心脏损伤和右耳听力丧失。她轻轻放下病历,拨开她右侧的长发,手指轻抚着耳后的纱布。

 

氧气罩下那一声声浅促的呼吸,锤打着她的神经。Root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轻颤,Shaw仿佛觉得,这颤动一直拨到她心底去,叫她生出一种模糊的痛楚。

 

床对面的窗下放着一张沙发,她坐下来翻了翻那件带血的皮衣,发现口袋里什么也没有,Root去STU到底想找什么?


Shaw本想坐一坐就走,忽听床上的Root呻吟了一声,她连忙趋前查看。Root并没有真的苏醒,医生又来给她打了一针,离开时嘱咐护士下半夜格外留心。

 

一个下人过来问Shaw,要不要把她的被褥搬过来。Shaw只是沉默不答。那个下人还要再问时,门口的管家Jim却把她叫走了。

 

Root下半夜的情况很不稳定,她的喘息急促粗重,胸口剧烈起伏着,昏迷中好几次要将氧气罩取下来。Shaw守在旁边不敢离开,她见她眉心紧皱,紧张地扭动着身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只得在一旁不停地轻声安慰。

 

护士为Reese家服务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Shaw这样温柔的神色。她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踏进房间。

 

Shaw见床上的人满头大汗,伸手到被子里一摸,背心的衣服全都汗湿了。她叫护士来量过体温,又换了套干燥的睡衣。喂过水后,Root仍是不安的摇晃着脑袋,Shaw一遍遍轻抚着她头发,直到快天亮时,她才平缓下来。

 

由于John的郑重嘱托,医生一大清早便赶来查看病情。Shaw在他进来前便离开了房间,她本来只想去看一看,没想到竟呆了一整晚。她来到一楼的客厅里,喝了杯威士忌,刚想上楼睡一会儿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Shaw一开门便看见Hanna带着帽子,一只手僵硬地插在口袋里。她嘴唇泛白,外套内的衬衫上还带着斑斑血迹。

 

Hanna看见她,微微松了口气,她拿出一个牛皮纸袋交给Shaw,说道:“这是Root从STU那儿带出来的。我帮她逃出来后,她就将你的档案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我昨晚和她碰头后,只来得及把她送过来。”

 

Shaw拆开纸袋的动作微微一滞,“你看过你里面的东西?”

 

Hanna无惧地直视着她,“我总得弄清楚她是为了什么差点丢了性命。真没想到,John Reese的女儿会是政府特工。”她见Shaw眼中猛地闪过杀意,接着说道:“我虽然恨John Reese和Brotherhood,但并不想害你。Shaw,我说过会报答你,这件事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Shaw瞪了她几秒,问道:“为什么把她送到这儿来?你不是一直想带她走吗?”

 

Hanna目光一黯,低头说道:“我想这个时候,她更想待在你身边。”

 

Shaw心中微微一惊。Hanna却紧张地看了眼四周,不安地说道:“我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去恐怕会引起怀疑。”她在Shaw的注视下目光有些闪躲,“Root毁了STU一间资料室,你的老东家正在秘密寻找她,请你照顾好她。”

 

Shaw看着她的背影在路口一闪而过,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但始终不愿相信主导这一切的,是教会她刚正爱国,让她为之效命多年的ISA。二轴障碍使她爱好暴力,如果不是Hersh,她早就成了一个没有底线的黑帮分子。但她忘了,Hersh也许能包容她的任性,Control却是不容触怒的。

 

Shaw回到房间里,用特制的偏振片确认了档案的确是真品。她发现纸袋中还有一件沉甸甸的东西,拿出来一看,竟是她之前交给Root的那枚胸针。

 

她来到二楼,John和医生正在走廊上交谈着。Shaw向两人点了点头,在John好奇的目光下走进了房间。

 

护士刚刚出门,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人。Root还没醒,瘦削憔悴的脸颊仍是那么苍白,但嘴唇上有了些血色。Shaw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只觉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情绪所淹没。她俯下身来,在她冰凉的唇上轻轻一吻。离开前,将那枚胸针留在了床头。

 

一夜大雨过后,华盛顿的空气更加冷冽。但Reese家的宅邸内却温暖如春。

 

Root第一次醒来,想要坐起身时,被一旁的John按回了床上。他严肃的脸上立刻露开一个微笑,“好孩子,你需要休息。我总算可以告诉Harold了,但愿不要把他吓坏。”

 

Root立刻便恢复了神采,笑道:“看来FBI还是没能关住你。”她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潢精致的房间里,想来是Hanna把她送到了Reese家。

 

“你昏迷了快两天,Shaw可急坏了。”

 

Root发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喜,但她立刻就发现了John那仿佛看穿一切的促狭笑容。

 

这时,管家敲了敲门,他站在门口说道:“Ms. Shaw刚打来电话,说她不回来吃晚饭了。”

 

John挥了挥手,转头看见Root脸上微微失望的神色。他伸手取过那枚胸针,说道:“我想这是Shaw留给你的。”

 

Root接过胸针,突然想起了什么,“Hanna把档案送来了吗?”

 

John点了点头,“很抱歉让你经历这些。”

 

Root笑着耸了耸肩,“你不能指望不付出代价,就得任何东西。”她看了眼胸针,说道:“Shaw一直忘了要回去,我曾以为是胸针出了问题。”

 

John看了她良久,露出一个意义深长的笑容,“你真以为这是她第一次夏令营的时候得到的吗?”

 

Root不解地看着他。John接着说道:“这的确是第一次夏令营时得到的,不过不是她的夏令营,而是我的。”他的目光变得柔和悠远,“那是我第一次遇见Jessica,这枚胸针是最佳营员的奖励,也是我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Root惊讶地望着他,“这是Shaw的母亲留下的?”

 

“是的,这是Jessica去世前交给她的。所以,如果她没有要回去,不是她忘了,而是她希望你留着。”

 

Shaw回到别墅时已是深夜了,她本不想打扰Root,但上到二楼时,还是忍不住顺着走廊,来到那间房门前。

 

她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却发现Root正靠坐在床上,敲击着键盘。她仍很虚弱,但一看见Shaw,笑容中顿时洋溢着夺目的温柔与喜悦。

 

Shaw走到床边,说道:“你最好有完美的理由,否则给你电脑的人,明天就可以退休了。”

 

Root作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刚从FBI放出来就要退休?我有些同情这位坦诚的老人家了。何况系统不等人,ISA手下有人能造出相似的系统,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找到登录方法。”

 

“我今天跟踪了Hersh,可惜没能找到系统的线索。”Shaw仔细地检查了她几处外伤,说道:“保持伤口不要发炎,过几天就能好,但你的心脏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这几天,不要有激动的情绪或是太劳累。”

 

Root扁了扁嘴,“在John的监督下?他甚至不让我出房门。”她甜甜一笑,“要说这无聊的一天里最激动的事,亲爱的,那就是现在见到了你。”

 

在Root投来肆无忌惮的灼热目光时,Shaw没有下意识地避开,反而笑了笑,“同情心这招也许能收买John,但对我通常没什么用。”

 

Shaw收起电脑,扶她躺下。灯光熄灭后,Root感到额头上轻柔湿润的触感,她笑道:“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一个吻吗?”

 

“不,我只是测试你的体温。”

 

“你对每一个病人都是这么测试的吗?”

 

“我没有和每一个病人结婚。”

 

这次风波过后,Brotherhood虽然受到了很大影响,但好在没有伤及根本。Root醒来后,John开始忙着整顿生意,而Shaw不仅按计划经常与Martine一同外出,还坚持跟踪Hersh。遗憾的是,他却没有去过任何与系统相关的地方。

 

Shaw发现Hersh派人扮作警察盘问过医生后,考虑着让Root搬去地下防空室休养。但没过几天便发现,她已经开始联系Harold,出门追查系统的下落了。Shaw挂断了和Harold的通讯,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愿Root不要碰上她和Martine在一起。

 

Brotherhood之前被抢走了不少地盘,那时他们没时间计较这些,但现在,无休止的黑帮纷争又开始了。

 

自从John被抓走,Shaw被迫经手了不少家族生意,而现在,John似乎无意让她退出。Shaw虽然厌恶黑帮纷争,但不代表她不擅长。她发现自己现在反而比John没回来时更繁忙。

 

跟踪Hersh仍是没有任何进展,但她始终觉得总会发现些什么。于是,在Shaw忙于追查其他线索时,Elias成为了监视Hersh的接替人。跟踪Hersh是件很艰难的事,Elias能做的也只是定点监视。

 

但Shaw很快就后悔这一决定了。当她站在Elias的尸体旁,看着他眉心处和手腕处的弹孔时,她紧抿着嘴唇,拨通了Hersh的手机。

-------------------------------------

今天心情不错,给大家发点糖

评论
热度 ( 116 )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 karma.229 | Powered by LOFTER